安倍强推的安保法案到底是个啥?

2015-07-16 15:31  来源:新华网

  7月15日,在野党议员阻止国会众议院和平安全法制特别委员会委员长浜田靖一(右二)对安保法案进行表决。(新华社记者马平摄)

  新华网北京7月16日电 据新华社“新华国际”客户端报道,在日本民众的强烈抗议声中,执政党控制的日本国会众议院16日下午强行表决通过日本政府提交的安保相关法案。

  根据立法程序,法案还需经国会参议院审议通过,但执政联盟在参议院同样占据半数以上议席,安保法案成立几成定局。

  这一饱受批评的安保法案是什么?安倍为何要推出安保法案?法案为什么会遭到强烈反对和抗议?新华国际今天为您一一解答。

  【安保法案的具体内容】

  安倍政府在国会强推的系列安保法案旨在扩大自卫队海内外军事活动,共有11个具体法案,其中包括1个新立法和10个修正法。

  新立法是《国际和平支援法案》,其实质是“海外派兵永久法”。根据这一法案,日本可随时根据需要向海外派兵并向其他国家军队提供支援。在此之前,日本在诸如派兵支援美国在伊拉克、阿富汗的军事行动时,需事先在国会通过有一定时效的“特别法”。

  10个修正法则统一打包并冠名《和平安全法制整备法案》,包括《武力攻击事态法修正案》《重要影响事态法案》《自卫队法修正案》《PKO协力法修正案》《船舶检查法修正案》《美军等行动通畅化法案》《海上运输规制法修正案》《俘虏对待法修正案》《特定公共设施利用法修正案》和《国家安全保障会议(NSC)设置法修正案》。

  2015年3月25日,在日本横滨,日本海上自卫队队员参加“出云”号直升机驱逐舰交付仪式。(新华社/路透)

  一系列法案修正主要围绕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和扩大自卫队海外行动自由度展开。之前,日本仅限于本国遭直接武力攻击,即发生所谓“武力攻击事态”时才能行使个别自卫权。去年7月,安倍政府通过了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内阁决议,即在日本未受攻击时也能行使武力。为了将这一内阁决议落实到法律层面,安保法案修正案中提出了“存立危机事态”和“重要影响事态”两个新概念。

  所谓“存立危机事态”出现在《武力攻击事态法修正案》,指“与日本关系密切国受到武力攻击,日本的生存处于明确危险境地”时,日本也可出动自卫队行使武力。

  所谓“重要影响事态”,即“海外发生威胁到日本和平与安全的事态,放任不管的话,或将发展到对日本的武力攻击”。《重要影响事态法案》突破了现行《周边事态法》中对自卫队后方支援行动的地理限制,将使自卫队向美军等外军提供军事支援的范围从日本周边扩大至全球。

  2014年10月26日,日本航空自卫队在茨城百里基地举行阅兵式,庆祝日本自卫队成立60周年。(新华社记者马平摄)

  其他修正法案也如此。例如,《美军等行动通畅化法案》中,新增在“存立危机事态”下,对美军和其他外国军队提供各种方便措施的内容。在《船舶检查法修正案》中,新增在“重要影响事态”下,对日本周边以外的可疑外国船只进行临检的内容。《PKO协力法修正案》则允许自卫队除参加联合国维和活动外,还能参与类似阿富汗国际安全援助部队等未经联合国授权的海外军事活动。

  【安倍为何要推安保法案?】

  自2012年12月上台以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一直致力于修改宪法、解禁集体自卫权。鉴于通过修宪解禁集体自卫权难度大,安倍政权便酝酿通过修改政府对宪法的解释来实现所谓集体自卫权的合法行使。

  所谓集体自卫权是指与日本关系密切的国家受到武力攻击时,尽管不是对日本的直接攻击,日本可以动用武力进行反击的权利。

  根据日本宪法第9条,日本放弃行使武力和交战权,不得拥有军队。后来,为了给自卫队的存在“合法性”提供依据,历届日本政府对宪法第9条的解释是,日本遭到直接武力攻击时允许行使最小限度的武力反击。根据这一解释,日本不得行使集体自卫权,否则涉嫌违宪。

  2014年7月1日,日本政府通过内阁决议,以修改宪法解释的手段解禁集体自卫权,为日本自卫队海外派兵解除宪法束缚。

  此后,安倍政权致力于修改相关安保法制,以确保集体自卫权合法行使。

  今年4月27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美期间,美国和日本在纽约联合发布新版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允许日本武装力量在全球扮演更具进攻性的角色,将日美军事同盟的覆盖面从日本周边为主辐射到全球。要贯彻指针内容,也需要日本修改诸多安保法律。

  5月14日,安倍政府通过了与行使集体自卫权、强化日美军事一体化相关的一系列安保法案,并于5月15日提交国会众议院审议。法案允许日本随时根据需要向海外派遣自卫队,并向美军等其他国家军队提供军事支援。

  

  【大国主义野心作祟】

  从内容看,安保法案实为“战争立法”,其背后是安倍政权重塑军事大国的野心。

  这一系列安保法案一旦获得国会通过,意味着安倍政府解禁集体自卫权、修订日美防卫合作指针等重大安保政策调整得到法律层面的保障,也宣告日本战后长期坚持的专守防卫国策遭彻底颠覆。

  安倍政府也就完成了内阁决议解禁集体自卫权、立法修法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借新版日美防卫合作指针伺机出兵海外的安保政策转换三部曲。

  7月15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日本国会众议院和平安全法制特别委员会上解释安保法案。(新华社记者马平摄)

  【违背民意一意孤行】

  在日本国内,安倍政府在国会强推安保法案的举动受到广泛质疑,日本社会各界的抗议浪潮不断。

  日本绝大多数法律学者指出,在不修改现行宪法条文的情况下解禁集体自卫权、扩大自卫队海外军事行动涉嫌违宪,自卫队卷入或参与战争的风险大大增加。

  日本媒体多份民调显示,近6成日本民众反对安保法案,8成民众认为国会审议远未充分,对法案无法理解。

  2015年6月14日,在日本国会前,示威者手举反战标语参加集会。(新华社/美联)

  日本地方反对安保法案的呼声也相当强烈。据共同社报道,自去年7月初至今年6月底,日本40个都道府县的339个地方议会向国会众参两院事务局提交了469份有关集体自卫权和安保法案的意见书。其中,要求撤回内阁决议、将安保法案变成废案等明确表示反对的意见书为296份,超过六成。

  安倍自己也承认,安保法案未能得到日本民众的“充分理解”,但强调将如期推动通过安保法案。

  6月14日,在日本东京,抗议民众高举意为“战争法案是死神”的标语走过国会。新华社记者刘天摄

  为了使安保相关法案在本届国会内通过,原本截止6月24日的本届国会会期被大幅延长至今年9月27日。

  众议院表决通过后,安保法案还将被提交参议院审议。由于执政党在参议院同样占据半数以上议席,法案有望在本届国会9月闭幕前成立生效。

作者: 编辑:杨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