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安倍谈话”的伏笔:“金蝉脱壳”

2015-08-16 16:13  来源: 人民网

  8月14日,在战后70周年的重要历史节点,日本内阁正式通过了备受关注的“安倍谈话”。笔者认为,从“谈话”文本上看,尽管使用的语境暧昧,但“侵略”、“殖民统治”、“反省”、“道歉”等四个关键词仍被写入其中,在字面上部分地实现了对“村山谈话”和“小泉谈话”的延续。但不能不看到,“安倍谈话”是欠缺诚意的“反省”,在诸多重要表述上存在问题。

  究其根源,“谈话”是日本国内外各方力量反复磨合的产物,亦是安倍政府“机会主义”的选择结果,重在从侧面为当前最为棘手的安保政策扫除障碍,以更快实现“摆脱战后体制”的目标定位。对待“安倍谈话”,与听其“怎么说”相比,更重要的是看未来日本“怎么做”。

  “安倍谈话”是欠缺诚意的“反省”

  20年前日本政府通过的“村山谈话”中,明确记载因为“国策错误”,日本在战前的“殖民统治和侵略给许多国家,特别是亚洲各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损害和痛苦”,因此表示“深刻的反省和由衷的歉意”。

  再看“安倍谈话”,使用的措辞是“事变、侵略、战争。我们再也不应该用任何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我国对在那场战争中的行为多次表示深刻的反省和由衷的歉意”。加害者主体与受害者主体是谁?并未加以明确。在表达道歉之意时,还采用了转述的笔法和模糊的语言。

  此外,正如日本国内舆论所说,尽管“安倍谈话”否定了作为解决国际纷争手段的“侵略”,但并没有写明在中国等地的行为是侵略,而是使用“苦难历史”一笔带过。

  “谈话”诸多重要表述存在问题

  其一,“谈话”大打“悲情牌”,用悲情感染日本国民以转移受害者主体位置,这并不符合历史事实,亦难令饱受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的邻国满意。

  其二,在表明“悔悟”的同时,“谈话”同时又意图为迄今为止的“道歉”打上休止符,强调“不能让与战争毫无关系的子孙后代担负起持续道歉的宿命”。这一表述为安倍宣称的日本要“摆脱战后体制”埋下伏笔。

  其三,对中、韩等国关注的慰安妇问题,“谈话”将之模糊为“众多女性”,相较1993年日本政府发表的有关慰安妇问题调查结果的“河野谈话”退步不少。在“河野谈话”中,明确日军存在大规模强征慰安妇的事实,对“向来自所有地方的被称之为随军慰安妇的女性们表示诚挚的道歉和反省”。

  其四,“谈话”称在中国土地上发生的日俄战争鼓舞了“许多处在殖民统治之下的亚洲和非洲的人们”。这一表述,极力营造日俄战争的所谓世界意义,而掩盖了两大帝国在我国国土上进行的侵略之争、权益之争的事实。

  其五,“谈话”将台湾混入主权国家之中,原话表述为“我们将印尼、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以及台湾、韩国、中国等亚洲邻居人民走过的苦难历史铭刻在心”,这是大错特错。

  “谈话”是各方力量反复磨合的产物

  关于战后70周年谈话,尽管日本朝野各界人士政见多有不同,但都比较充分地认识到“谈话”的重要性与敏感性。特别是,联合执政的公明党认为战后日本所走的“和平国家”的道路来之不易,建议执政伙伴谨言慎行。日本共产党、社民党等在野党,“和平团体”、部分学界人士、媒体等也通过各种渠道向政府施加压力,希望安倍政府切实继承“村山谈话”精神及“侵略”“殖民统治”“反省”“道歉”等重要表述。

  与日本国内力量直接的政治参与相比,国际舆论特别是美、中、韩等国的舆论,发挥了建设性作用,在一定程度上牵制了安倍政府的“暴走”。

  试图为新安保法案通过扫除障碍也是安倍采取模糊表述的重要原因。目前,安倍最希望在安保问题上取得突破。但日本最新舆论调查显示,安倍内阁支持率已跌至32%,最重要的原因即是强推安保相关法案引发日本民众强烈反感。

  安倍及其身边智囊和“战略派”们,认识到历史与安保各自分属不同战场,眼下不能两面作战,而要聚全力、办大事,由此主张写入以“道歉”为代表的关键词。在这些善于“从战略视角”审视问题的人士看来,与其在历史问题上缠斗,莫若将之深埋心底。

  因此,“安倍谈话”重在“金蝉脱壳”,试图用模糊化的道歉来缓解压力,为在安全领域发力扫除障碍,这是一种“机会主义”的选择结果。

  “谈话”后的“行动效力”尤为关键

  就在“谈话”发表的第二天,日本正式迎来了战败纪念日。值得注意的是,在全国战殁者追悼仪式上,天皇在致辞中首次使用了“对上次大战进行深刻反省”的表述。

  如果日本能够痛定思痛、诚意悔过,这不失为日本之福、地区之福。但不得不看到,“安倍谈话”充分表明了安倍政府以“机会主义”的变通方式实现“修正主义”目标的真实逻辑。安倍以“摆脱战后体系”为旗帜,在安全政策上,全面修正战后曾长期坚持的“轻军备”路线,力图强军和在国际上发挥更大的作用;在推出“安保三箭”后,急于落实体制支撑与法制保障。在外交政策上,“俯瞰地球的外交”正在铺开,愈发凸显“排他性”的一面。

  在安倍宣称“继承”的“村山谈话”中,有一个词叫“杖莫如信”。村山富士曾向国内外郑重宣誓:信义是施政之本。而此次“安倍谈话”,不禁使人想起另一个日语俗语ごまかし(gomakashi),中文与之对照的词语是“打马虎眼”、“敷衍了事”、“企图蒙混过关”。

  对安倍政府来说,真正致力于和平发展,秉持歉疚之心友邻睦邻,才是对战后70年最好的纪念。中日是“搬不走的邻居”,对“安倍谈话”,我们关注其“行动效力”,听其言固然重要,观其行则更为关键。希望安倍政府拿出诚意,以实际行动落实“中日战略互惠关系”,维护两国关系稳定的大局。

作者: 张勇 吴怀中  编辑: 纪筱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