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一的哥:专车司机玩着跑半个月超过我一个月的收入

2015-05-21 09:49  来源:工人日报

  近日,成都市交通运输委员会针对联合工商、公安部门对Uber(优步)成都分公司调查及本月11日对该公司的约谈行动发布通报,明确要求优步成都分公司“必须严格遵守国家法律法规,禁止私家车介入平台参与经营”。同日,优步则回应“已与成都市多部门有关领导进行积极有效沟通”。

  自依附于互联网的专车服务出现后,围绕其产生的争议话题便从未停止,一种不少人眼中利出行、降污染、缓拥堵,受到很多人欢迎的“共享经济”却难获监管部门青睐,难以“扶正”的专车生意将何去何从备受关注。

  有出租车司机转行去开专车了

  “您好,我是优步司机,请问您在哪个位置?”5月14日17时,在优步成都分公司“因涉嫌组织私家车介入平台从事非法运营”而被调查约谈后,本报记者仍顺利完成了一次来自于“人民优步”的专车体验服务。接载司机韩师傅是一家服装店老板,正打算接女儿放学,看到手机显示附近有人叫车便顺路接了记者这一单。此前,优步公司面向所有专车司机发布了可正常运营通知,并在社交联络群表示“如果遇到问题,将由公司出面帮助处理协调”。

  由国外一家科技公司推出的优步,是一款打车APP,目前已进入全球56个国家和地区,2014年2月正式宣布进入中国市场。去年10月起,优步在成都开始悄然走红,吸引了大量白领、工薪阶层和大学生等年轻用户群体。

  “比出租车便宜、比黑车安全,等时短、服务好,车辆更舒适,我为什么不选择?”成都高校大三学生张嘉倪告诉本报记者,由于学校位于郊区,以往每次进入主城都需要挤公交、换地铁,如果打正规出租车至少花费百元,用优步,驾驶员因可获得公司补贴则只要不到40元。

  采访中记者发现,专车的出现为出租车行业带来生存压力。

  “专车出现后,生意大不如从前,赚得越来越少。”成都出租车司机龚师傅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成都出租车目前规费每天410元,日均烧气150元,维修费每天40元,意味着出租车司机每天至少承担600元的成本费。“他们开专车,不交规费,还有公司补贴,我们拿什么和他们竞争?”

  龚师傅告诉记者,许多出租车司机对专车不满,但也有一些司机已经转行去开专车了。

   “非法营运”与“拼车合法化”

  专车受到了市场的欢迎,但在各地因为涉嫌“非法营运”遭到监管部门的处罚。

  有司机告诉记者,在成都,只要拥有一辆15万的汽车和驾驶执照,就能注册成为优步司机,再经优步公司进行半天培训后就能上路载客,也就是说无论车主是否具备营运资质,车辆都能接入优步平台,于是大量的私家车主踩着“快捷键”投身优步利用业余时间“赚外快”。

  而在今年1月,成都市交委便发布通告,将“私家车和社会车辆等非营运车辆通过手机注册专车软件从事营运活动的行为”定性为违规行为。交通运输部对于专车的态度则是“鼓励创新但禁止私家车接入”。

  在成都交委通报中,优步成都分公司本次被查处正是因私家车接入平台参与经营,涉嫌非法营运。但优步公司则称,人民优步鼓励私家车主成为优步司机,作为非营利性拼车平台而存在,人民优步不收取平台费,价格也是基于补贴拼车车主油耗、车辆损耗等成本制定。

  记者了解到,对乘客而言,目前优步按照每公里1.3元计费,起价10元可行驶7公里。而对于司机而言,一单收取乘客10元的业务最终的实际收入是20元,“乘客付费基本上可以算作我们的行车成本,我们赚的那部分主要来源于优步公司的补贴。”优步司机胡师傅告诉本报记者,司机与乘客没有直接交易,具体行车费用按照优步软件计算,且全部通过网上平台代扣,优步公司每周给司机结算。

  成都相关监管部门负责人表示,尽管我国法律没有明确对拼车作出界定,但只要车辆在乘用中有人得了高额收益,就是一种营运行为,“优步的私家车主在未获取资质情况下,通过搭载乘客获取补贴,很明显与现行法律相违背。”

  “无形之手”是否该管专车

  专车服务在许多地方因为“非法营运”被处罚,由此也引发了各方对“无形之手”是否该管专车的讨论。

  “专车司机的补贴实在太可观了,他们‘玩’着跑半个月甚至比我一个月赚得还多。”成都一位出租车司机认为,依靠高额补贴的专车司机用低价抢走了乘客,极大伤害了正规出租车的利益,“光脚”赚钱的私家车营运必须被制止,否则就影响了客运市场的正常秩序。

  根据我国现行法律,未取得道路运输经营许可,擅自从事道路运输经营的行为即视为非法营运。因此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广州、成都等城市将“涉嫌非法营运”作为对优步等提供专车服务企业的处罚依据,这在法律之内亦为情理之中,因为专车在制度框架内的合理、合法性不可逾越,所以对专车的监管并无过错。

  “政府必须要管,不管我们会丢饭碗。”成都一位出租车司机师傅说。

  但成都市民李小姐却认为,目前市场上出现的一些专车网络平台的确存在不足,但互联网经济应该是被不断培育、发展和完善的对象,政府的“无形之手”应该呵护和引导新生行业健康发展,专车不应一禁了之。

  “长期以来,出租车号牌被公司垄断,高额‘份儿钱’使出租车司机处于绝对弱势地位,专车的出现分割了出租车行业的蛋糕。但竞争格局应成为加速出租车领域改革的催化剂,而不是作为维护既得利益者的借口。”西南政法大学李韧教授表示。

  (原标题:成都优步事件引发的市场与监管之辩)

作者: 编辑:吴静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