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部消防局:消防部队处置程序是科学的

2015-08-15 02:49  来源: 环球网综述

  8月13日晚,北京卫戍区某防化团部分救援装备集结完毕,随时准备执行任务。8月13日,在天津火车站广场的流动献血车上,医务人员在给旅客采血。新华社发

  核生化救援“国家队”现场侦察

  根据初步检测建议救援部队向上风口转移

  天津滨海新区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12日晚发生爆炸后,天津调派46个消防中队、1000余名消防官兵参加救援。北京军区也立即投入部队参与当地政府救援工作,担任火情侦察、伤员救护、化学救援、安全警卫等多项任务。此外,国家卫生计生委从北京调派三批医疗专家赶赴天津,会同当地全力救治滨海新区爆炸事故伤员。

  □进展

  国家级救援队昨日下午抵津

  天津滨海新区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12日晚发生爆炸后,北京军区立即投入部队参与当地政府救援工作,担任火情侦察、伤员救护、化学救援、安全警卫等多项任务。

  北京军区214名官兵组成的国家级核生化应急救援队,在北京军区副参谋长王峥嵘的带领下,于13日11时从北京出发,摩托化急行军赶赴天津爆炸现场,到达后配合当地政府立即开展救援工作。

  天津滨海新区军事部在爆炸发生30分钟后,就将野战指挥车开到爆炸现场,用视频实时传输火灾现场情况,为救援决策部门组织力量扑火提供现场依据。目前,天津滨海新区军事部所属武装部的3台野战指挥车也全部赶到现场,从不同方位提供现场火情视频情报。

  此外,天津滨海新区军事部还组织130人的民兵防化应急分队和民兵无人机侦察分队、民兵直升机分队在现场配合扑火救援工作。天津警备区某预备役师125名官兵组成的救援分队也赶到现场,参加救援行动。北京军区254医院组织45人的野战医疗队13日凌晨在离爆炸现场3公里处开设了野战医疗所,目前已救治和转送伤员78人。

  记者在现场看到,由北京卫戍区某防化团为主体的国家核生化应急救援队正在展开有毒有害气体检测。该团副团长季书民说,下午1时45分首批队员抵达现场后,立即与地方有关机构开展对接,对仓库内物品的情况进行了了解核实,并立即展开有毒染体检测。目前他们的任务是迅速了解毒染气体的分布范围、浓度等情况,视情展开洗消工作。

  “根据对毒染气体的初步检测,我们已经建议对救援部队向上风口进行了转移。”团政委杜江说,可能仍有一些不明的有毒有害物质留存,目前,他们已派出4组队员穿着重型防护服,携带检测设备到爆炸现场开展抵近侦察。

  危化品不明给救援带来难度

  事发后,天津调派46个消防中队、1000余名消防官兵参加救援。

  由于爆炸点的危化品数量、内容,存储方式不明,给灭火带来了极大的难度。

  天津市公安消防总队司令部战讯处处长姚磊介绍,消防人员重点搜救在内部的被困人员,搜救之后及时地送到医院进行抢救,同时加强了个人防护,每个进入现场的人员都佩戴空气呼吸器,防止人员中毒。

  姚磊说,他们经过判断,有一些物质是碳化钙也就是电石,这种物质遇水会产生乙炔,因此就不能用水来扑救,因此他们就准备了大概几十吨的沙子还有干粉进行扑救。

  现场指挥部一方面密切关注环保检测,派防化团进入现场,另一方面确定好具体方案,再实施灭火。

  围绕着起火点,包括爆炸点周围的集装箱全部都已被烧焦碳化,阻碍了救援开展,为此,救援人员调来了挖掘机到现场进行处置。

  直升机和沙土车参与救援

  13日早6点左右,现场消防、急救力量在火场北侧的新港七号路与跃进路交叉口处,建立集结地,并迅速搭建临时指挥中心、充气站、救援物资存放地和救护车集结地。

  京华时报记者在现场看到,不时有消防车通过跃进路向南进入火场,同时众多身背氧气瓶的消防员,不断往返于此地与火场之间。

  上午7点左右,近20副绿色担架一字排开,出现在集结地中央,旁边数十名消防员列队待命。西侧约30米处,4辆急救车和10多名医护人员随时准备抢救伤者。

  昨天上午,记者至少3次看到消防员抬着已装入殓尸袋的遇难者遗体,从火场中走出,随后被急救车辆拉走。同时,近百名从火场中撤出的消防员,在集结地不远处的道路两旁休息待命,随后,又再次进入火场投入战斗。

  上午10点30分左右,集结地整体向西迁移300米,将交叉路口腾出。随后,从东、北两个方向,共有20多辆满载沙子的大型货车进入该区域待命。据一位货车司机称,他们奉命到此,“拉沙子灭火。”在此期间,至少六辆铲车从该交叉路口快速驶入火场,10分钟后,又再次返回交叉路口。

  11点左右,大货车和铲车向东驶离该区域,特警随即赶到封锁该区域。

  从上午8点起,火场上空出现一架蓝白相间的警用直升机,时而盘旋,时而悬停在火场上空。附近一名警察表示,该直升机主要是负责对火场态势和救援力量分配进行高空观察,并反馈指挥部。

  □安置

  附近6000居民被疏散到救助点

  事故发生后,很多附近的居民被疏散到滨海新区开发区第二小学安置点,该安置点的安置人员主要为事发地周边的住户和工程施工人员,爆炸事故造成周边住户的门窗玻璃变形、破碎,不少人到目前都没敢返回家中,而安置点也在爆炸过程中受到冲击。记者在现场也看到教学楼的很多窗户、玻璃都已经震碎坠落了,此外,记者在现场留意到,武警也在受损比较严重的房屋里面进行排查,查看是不是还有安置人员在其中休息。

  该安置点集中了多个志愿者组织,为前来安置的市民提供饮水、食物还有T恤这些东西,在学校操场上已经搭建起了20多个红十字帐篷,教学楼内全部宿舍也都向安置群众开放。昨天,安置点为安置人员提供了足够的食物和饮用水,保证安置群众有饭吃有水喝,安置现场比较有序。

  截至昨天下午5点,安置人员已对事故附近的3个居民小区进行疏散安置。10个安置点已经就绪。食物、水、床、棉被等物资充足。目前3000人安置完毕,剩余3000人也预计于昨晚安置完毕。下午6点左右,20多名干部和200多名医务、心理辅导人员,在对伤员和家属进行安抚。所有伤员和家属都得到了妥善安置。目前安置人员情绪稳定,全区干部群众工作生活有序进行。

  □救治

  血液供应逐渐恢复正常

  截至13日下午6时,天津滨海新区危险品仓库爆炸事故死亡人数已经升至50人,住院治疗701人,其中重伤人员增至71人。

  记者13日从临近爆炸点附近的多家医院了解到,爆炸事故发生后,天津滨海新区多家医院第一时间启动群体性伤害一级响应预案。

  天津市卫生与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王建存在发布会上说,已经组织市属29所三级甲等医院的110名专家治疗组赶赴收治伤员的医院,指导救治工作,并组织心理康复专家,开展心理干预。

  王建存说,下一步继续集中优势医疗资源,全力救治伤员,把重症伤员集中到三级甲等医院进行救治。

  记者在泰达医院、塘沽医院、天津市第五中心医院采访发现,救援工作正紧张有序进行着,多数患者得到了及时有效的救治。

  天津泰达医院急诊科主任王晓杰介绍,前晚爆炸发生后,泰达医院陆续接收了一批玻璃划伤、锐物扎伤的患者,随后又送来一批骨折和颅脑创伤的患者。王晓杰说,病症较轻的迅速包扎处理,较重的第一时间送到了手术室进行手术。特别严重的已经送到了市里的医院进行抢救。

  市民自发聚集到医院和事故现场,来帮助有需要的伤员和家属。在塘沽医院的咨询台,前来登记献血的市民络绎不绝。有市民专门组成了“爱心车队”,接送志愿献血人员前往采血点。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滨海新区各大医院基本麻药供应充足,也准备了足够多的床位,在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血液供应也逐渐恢复正常。

  国家卫计委调派三批专家

  记者13日从国家卫生计生委了解到,三批从北京调派的医疗专家已赶赴天津,会同当地全力救治滨海新区爆炸事故伤员。

  据介绍,8月13日早上7时许,国家卫计委从北京调派的首批7名国家级医疗专家抵达天津,前往各伤员收治医院,指导并协助开展伤员伤情评估和危、重伤员医疗救治工作。第一批医疗专家由北京协和医院、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北京积水潭医院、北京复兴医院的重症医学、普外科、骨科和烧伤科共7名专家组成,正在与天津医疗专家一起进行伤情检查评估。

  13日上午,国家卫计委从北京增派第二批6名国家级医疗专家赴天津强化伤员救治,目前正在几家收治危、重伤员的医院开展工作。第三批23名国家级医疗专家于13日下午抵达天津全面开展工作。

  截至目前,国家卫生计生委累计从北京的10家地方医院和部队医院调派10个专业共36名国家级临床和心理专家赴天津指导、协助伤员救治工作。

  目前,天津市卫生计生委从全市紧急抽调医疗专家深入各伤员收治医院开展医疗救治和心理干预工作。收治医院为每名危、重伤员成立专门的抢救小组,制定针对性的救治方案,实行“一对一”救治。

  此外,记者从北京市红十字会了解到,他们时刻关注天津爆炸的最新消息,做好了援助的准备。截至昨晚7时,北京市血液中心还没有接到上级主管部门的调血指令,也未收到天津血液中心的调血申请。血液中心负责人表示,目前北京市血液中心血液库存完全具备紧急支援天津的能力。

  □关注

  公安部消防局:消防部队“处置程序是科学的”

  消防官兵的伤亡数引发了部分网友对救援处置程序是否存在失当之处的疑问,13日下午4时左右,公安部消防局宣传处副处长雷进德接受媒体采访,身处救援指挥一线的他表示,处置危化物火灾有一整套科学程序,天津爆炸事故的现场处置程序“肯定是科学的”。

  >>关于进展

  为何核生化应急救援队会来?

  雷进德:这是当地叫来的,我们消防部队只负责灭火救援,具体他们是基于什么考虑调动,我们还不太清楚。

  国务院暂停救援以后,下一步将做何安排?

  雷进德:我在指挥中心的视频监控现场,现在正在灭火,没有暂停,从昨晚到现在一直在持续。

  国务院的暂停指?

  雷进德:暂时停止往里进攻,往里冲,但监控燃烧也是一种处置方法,就是外围扑救,和往里深入,都是方法,要根据现场情况确定。

  现在处于监控燃烧状态吗?

  雷进德:现在不是,当时说话的时候是那种情况,我们现在也有往里深入灭火,要根据现场情况,如果有局部的小规模爆炸需要往外撤的,那就退一段距离,如果爆炸过后,还得深入扑救。

  >>关于出警

  现在网上传言很多,说第一批消防员在爆炸中伤亡很重。

  雷进德:第一批救援的是港务局码头的3个消防专职队,他们第一个去救援,具体他们的伤亡情况并不知情。

  消防队是什么时候出警的?

  雷进德:我们是昨晚10点50分接到报警的,立马就去了。

  火什么时候烧起来的?

  雷进德:这个没法确认,企业专职队什么时候到的,什么时候接到报警的,我们不清楚。

  消防出动的时候知道这里是危化品堆场吗?

  雷进德:那肯定知道,报警也会这样报。

  >>关于爆炸

  对危险化学品的处置有什么特别之处?

  雷进德:处置危化物火灾,有一整套科学程序,进去之后,要根据什么样的物质进行处置,有一个选择战术。但出现爆炸是里面化学物质多了,发生了化学反应,出现的爆炸。

  什么物质引起了爆炸?

  雷进德:现在是什么引起的爆炸还不清楚,只有在安监部门后期进行事故鉴定才知道,他们是权威主管部门,但有些什么东西,根据他们的仓储单可以知道,里面应该有硝酸铵、硝酸钾、电石,有四大类几十种易燃易爆物品,气体、液体、固体的都有。

  接警时知道堆场存了什么东西吗?

  雷进德:当时要到现场才能了解,只知道是危化品,因为他们存的东西是不停在换货的,去现场后,我们的消防官兵就会去问港务局、仓储公司,里面有什么东西,这是最基本的处置程序。根据不同的化学物品有不同的应对措施。

  所以发生爆炸的原因是什么?

  雷进德:我们去现场时已经起火了,火灾之后,里边进行什么样的化学反应,你没办法去控制,也不清楚,全世界任何国家都不可能清楚现场有什么化学物质,发生了怎样的二次、三次的裂变、化学反应,都不清楚。

  起火和爆炸都在一个仓储区吗?

  雷进德:现在没办法确认,那个仓储公司会比较了解。

  >>关于灭火

  第一批消防员是用水去灭火的吗?

  雷进德:那肯定,首先要进行冷却。

  但电石遇水会产生易爆气体。

  雷进德:关键是,电石在堆场的哪个位置,这不是外人知道的,比如它在一个角落上,电石没有着火,更用不着用水灭,堆场很大的,只是我们了解里面有电石,但电石是否已经发生了爆炸,发生了燃烧,那时候谁也不清楚,并不是消防部队就很蠢,知道有电石还拿水灭,不是这个意思。这个绝对不能说是用水错了。

  您的意思是,爆炸和消防部队的救援程序、措施没有关系?

  雷进德:没有,处置程序肯定是科学的,再一个,消防特勤部门是有一套严格的、科学的处置程序的,也进行过这样的演练。我们会对外发的。

  外界有说法,在不知道危化品是什么的时候就让他们往里冲,会对他们的人身安全造成很大威胁。

  雷进德:如果危难时刻我们消防部队都不去处置的话,任其发展下去不知道会造成什么样子,老百姓可以退,消防官兵只能往前冲,这是职责所在,义无反顾。

  当时消防车上除了水还有砂石一类的东西吗?

  雷进德:不可能的,港务消防队对他的危险化学品了解更清楚,要准备砂石的话,他们之前就会准备的。需要的时候,我们再找卡车运着去。

  □特写

  保安逃生后返回楼中救人

  由于第二天要值白班,海关大厦的保安李先生前天晚上9时多就已入睡,整个海关大厦内还剩下几名同事值班。

  突然的一声爆响把李先生从睡梦中惊醒,“也没多想,看到门框和玻璃都已经落下来了,拉着同事就往屋外跑。”李先生说,刚跑出楼,又来了一次更大的响声,一股气浪推了过来,楼门口的一块挡板被推倒,玻璃碎片像下雨一样乱飞,还有火团四处飞溅。海关大厦南边的一个物流仓库内升起了蘑菇云浓烟,并伴随着火苗。

  李先生的宿舍在海关大厦的裙楼内,他跑出之后,在大厦楼内值班的五六名综控室和值班室员工还未能跑出。李先生和另一名同事担心有人被困,于是又跑进大厦内将两名同事救出。“一个老太太头部被玻璃碎片划伤,满脸鲜血,整个人都因为受惊吓而无法站立”,李先生只能将她背出大厦。所幸楼内值班人员较少,并且大多数是被玻璃碎片划伤,身体并无大碍。李先生将几名伤者送上救护车后,继续守在岗位上。

  天亮以后,李先生才发现,20余层高的海关大厦几乎已经没有一扇完整的窗户,屋内也是狼藉一片,天花板大部分已经坠落,办公桌和其他设备也全被埋在废墟之中。楼下铺满了玻璃碎片和被炸飞的塑钢窗框。一阵风吹过,楼上的碎玻璃纷纷落下。停车场内十余辆轿车的车窗玻璃也全部被炸碎,玻璃碎片飞出十余米。停车场内的一个篮球场中散落了七八块两三斤重的铁块,“这些铁块都是爆炸时炸碎的集装箱铁质框架,随着气波四处飞散,像炸弹的碎片一样。”据李先生推测,爆炸时飞出的火团就是这些被烧红的铁块,而这些铁块甚至被砸飞到了千米以外。

  新华社 央视 澎湃新闻

作者: 京华时报记者 聂辉 韩天博 李靖 贾婷 张然 龚棉  编辑: 秦美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