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药加面粉制减肥药 90后女生“创业”2年购豪宅豪车

2015-08-12 16:30  来源: 扬子晚报
  一名刚从大学毕业的90后女生伙同前男友、男友、“前婆婆”等人四处购买禁药,制造并网络销售假减肥药。仅一年多一点的时间,就让自己跨入“富婆”圈,不仅在河西某高档小区购置了豪宅,还添置了奔驰、保时捷等豪车。经过长时间的侦查,警方最终在全国范围内同时展开收网抓捕行动。多名嫌疑人先后落网,90后女生的“富婆”梦也化作泡影。

  90后女大学生卖假药“创业”

  2014年11月初,鼓楼警方接到区食药监局提供的线索:有市民举报徐某涉嫌生产、销售假减肥药,且销售网络遍布全国多省市,案值数额巨大。警方专案组进行调查发现,嫌疑人徐某1992年出生于江苏省常熟市,大学毕业于南京某知名大学。

  据了解,徐某特别爱整形,虽然花了很多钱,可徐某与店家渐渐熟识之后发现美容整形行业利润很高,就搞起了微整容。警方调查了徐某整形的工作室,查获了100支肉毒素,可举报人所说的假减肥药却不见踪影。专案组围绕徐某账户展开的进一步调查结果显示,徐某外地打款比较多,快递往来比较多,甚至有某快递公司的VIP卡,和溧阳某药房存在频繁联系。警方在溧阳整整蹲守了两天才找到快递单上的人,实际接收人并不是药房工作人员,而是居住在附近小区的黄某、也就是徐某的“前婆婆”。4月16日警方全国展开抓捕,在黄某的住处搜查出了一台粉碎机,大量的胶囊壳、胶囊板,以及制作假减肥药必需的西布曲明等禁药。至此,徐某制作销售假减肥药一案撕开了口子。面对大量的证据,徐某倒也很快坦白自己卖假药“创业”的过程。

  假减肥药案里牵出“宫斗剧”

  大学毕业后,徐某在朋友圈里看到有人销售减肥药,就和时任男友张某一起搞来销售。“当时,由张某联系厂家进行批发,由徐某发货。货款由徐某转交张某,徐某从中赚取10%的差价。”徐某称,张某不知道徐某的网络销售价格,而徐某同样不知道张某拿货的价格,后来徐某自己在网上查找到了进货的郑州厂家,她发现同样的货张某赚的远远超过自己,后来两人为此事争吵不休,直至最后分道扬镳。

  两人分手后,徐某和新男友王某另起炉灶,两人合计由徐某联系厂家洽谈拿货,并由徐某找人负责拆分加工,再发给王某销售。丝毫没有化学、制药专业背景的徐某,想到了自己的“前婆婆”黄某,曾经在医院工作过,对配药略知一二。徐某开出了每月5000元的高薪,安排“前婆婆”黄某在溧阳设立生产点,还为其添置了搅拌机、胶囊板等生产工具。一旦分销商要货,黄某“调制”的药品和外包装会同时分别从溧阳、广州发往南京,由王某组合好后再销售。这次,她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把购买原材料和销售两条线都牢牢控制在了自己手里。

  违禁药制作减肥药暴利20倍

  徐某生产销售的“SQ”减肥药究竟什么成分?经检测,这种减肥药的主要成分是面粉、西布曲明和呋塞米。众所周知,西布曲明的副作用极大,人吃后会出现口干舌燥、失眠等症状,长期服用将会抑制中枢神经、严重损伤肝肾功能,国家2010年10月30日明令禁止生产、销售使用西布曲明制剂和原料药。而呋塞米则是一种处方药,有利尿功能,需要医院处方方能买到。徐某为了实现量产,最初是安排王某从药店购买,后来又串通南京某制药厂的销售员李某(目前已被依法处理)大量购买。徐某生产销售的假减肥药中还检测出了国家禁药酚酞的成分,而徐某说自己从来没有添加过这种东西。这个疑问,直到徐某的上家、郑州的厂家落网后才解开。原来徐某从上家购买的西布曲明原材料价格为1千克1800元,而市场上酚酞的售价则为1千克700多元,上家为了多赚钱,将廉价的酚酞掺入西布曲明中销售。徐某销售的减肥药120粒为一组,售价高达100多元,而其成本也就5元左右。粗略估计徐某制售假减肥药的利润可高达20多倍。

  截至2015年4月16日徐某被抓获,其推广销售所用的朋友圈已达500人上限,其支付宝账户被冻结的余款就有100多万,其保险柜里的现金有40余万。要知道,徐某毕业不足两年,没有工作,其名下不仅购买了奔驰、保时捷跑车,还购置了河西某知名高档楼盘的一套房屋。而徐某通过淘宝、微信等渠道销售的假减肥药,遍布浙江、上海等全国各大城市,造成非常恶劣的影响。专案组不辞辛苦,循线追踪,耗时半年时间奔赴郑州、扬州等地,将此案的上家、下家等涉案21人均已采取强制措施。目前,此案已经移交检察院提起诉讼。

作者: 鼓公 朱思远 吴胜  编辑: 纪筱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