屹立不倒的战斗堡垒——献给顽强奋战在抗震救灾最前线的基层党组织

2015-05-04 15:53  来源:中国西藏新闻网
  屹立不倒的战斗堡垒

  ——献给顽强奋战在抗震救灾最前线的基层党组织

  一年之际在于春。4月的喜马拉雅山区,依然春寒料峭,大山里的人们又开始了一年的忙碌。温暖的春光下、安静的街巷里,偶尔传来几声犬吠,恬静的院落里充满着家的温馨。然而,大自然酝酿的一场巨大灾难,正在国境线外几十公里的地下聚集。

  历史会永远记住这一刻,公元2015年4月25日14时11分,大地痉挛,山崩地裂。刹那间,吉隆受到重创,樟木成为孤岛,绒辖与外界失联。家园被毁,亲人受难,我区日喀则、阿里两地市几十万群众受灾。

  危难识忠诚,江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天灾无情人有情,哪里有灾情,哪里就有党组织。强震可以使江河改道,大灾可以让高山低头,屹立不倒的,是我们坚强的战斗堡垒。

  “这样的党支部,好样的!”

  “地震的时候,大家都是往屋外跑,桑培书记却往屋里跑。”地震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但定日县岗嘎镇参木达村群众还在议论着4月25日那惊心动魄的时刻发生时,他们村党支部书记桑培临危不乱的一举一动。

  地震袭来,眼见房屋摇晃、墙体裂开,参木达村的许多村民都吓得不知所措。就在地动山摇的那一刻,村委会广播里响起党组织的声音——这从容不迫宛如巨钟的声音穿透了轰隆隆巨响,覆盖全村,安慰着惊慌的孩童,抚慰了祈祷的老人,镇定了尖叫的妇女……

  地震的那一刻,桑培忘记了个人安危,冒着房屋倒塌的危险,打开村委会广播室的广播,一遍又一遍地通知: “大家不要慌,这是地震!赶紧往空地跑,远离房屋、电线杆……”

  “你去看人员伤亡情况”“你去照顾好老年人”“你去找人准备搭帐篷”,震波过后,桑培立即把村委会班子成员召集起来,组织党员带领群众积极开展灾后自救。

  参木达村老年人很多,受地震影响,有些老年人的高血压、心脏病犯了。桑培又马上派车派人把他们往县医院送。房屋开裂,有些孤寡老人没有帐篷,桑培立马给家人打电话,让家里人把搭好的帐篷让出来,先让孤寡老人住。当晚,他的家人却挤在只有3平方米大的拖拉机车斗里度过。

  村党支部沉稳镇定的救灾安排,让村民们提着的心很快就落了下来,情绪也逐渐平稳。

  然而,余震不断,村民们又开始担心起自家财物的损失情况。

  于是,桑培又和村“两委”成员一起挨家挨户检查统计房屋受损情况。看到世代生活的家园开裂的墙体、倒塌的围墙,这个在天崩地裂那一刻,连眼也没眨一下的硬汉眼睛湿润了。但他还是用平静的声音一再叮嘱乡亲们,千万不要再回震后危房。大家不要怕,有党支部和大家共度难关。

  时间不等人,尤其是在这灾情初发的时候,参木达村村委会的干部们顾不上吃饭休息。数天来,全村群众在村“两委”班子的带领下,群策群力,积极开展灾后自救,安置临时住处,平复村民情绪,维护灾后秩序,统计受损情况等各项抗震救灾工作,井然有序。由于村党支部临危不惧、指挥有方,参木达村在此次地震中没有发生一起人员伤亡事件,将灾害损失减至最低。

  那天,一直到晚上,桑培才知晓家里的损失情况。他家房屋的墙体严重开裂,支撑墙体的柱子已经倾斜,如果再来一点余震,房屋便会整体垮塌。

  震后数天,当记者见到这位在地震中处变不惊的传奇村党支部书记时,原本坚强的桑培见到生人却羞涩得像个姑娘。当记者问起那天为什么会有这样令全村人敬佩的举动时,他吐了吐舌头,紧张地摘下帽子,摸了摸后脑勺笑着说:“我是村党支部书记,那个时候就必须这样做。乡亲们安全,我就放心了。”

  采访结束将要告辞时,有一位村民拉住我们,把右手拇指伸到记者面前说:“这样的党支部,好样的!”

  “是党员,就应该冲在前面。”

  4月25日下午,聂拉木县充堆村的天空飘着小雪。

  村民们有的正悠闲地喝茶聊天,有的正忙着植树。14时许,仿佛有千百辆重型卡车从远处驶来,刹那间,地动山摇,尘土飞扬中传来木柱变形的吱嘎声和房屋的垮塌声……

  “地震了!地震了……”

  正在植树的村委会主任朗木加觉察到了地震,急忙叫喊起来。大地先是像簸箕一样把人抛起,紧接着又像筛子一样左右摇摆着,让人站立不住,几分钟就像是几个小时一样漫长。

  地震过后,朗木加立即从地上爬起来,和在场的党员、干部、村民一起分头去救人,一家一户地开展搜寻。他和党员们大声告诉乡亲们:余震随时可能发生,房屋随时可能倒塌,千万不要再返回屋子取财物。

  充堆村有群众200多户,所有房屋受创严重。地震过后,村里的党员们顾不上查看自己家的情况,忙着先帮助群众撤离。“外面还有许多需要安置的群众。是党员,就应该冲在前面。”朗木加说。

  “我们村里有一小部分老年人,总想着无论如何都要待在家里。不管我们怎么劝说都没用,这多危险!”村民西热说,“还好,党员干部轮流做思想工作,最后,那些老人们终于住进了帐篷。”

  随着4月26日晚通往聂拉木县的唯一通道被抢通,一批批救灾物资源源不断地运到县城。“在村党支部全体党员的疏导下,群众情绪已经稳定了下来。今天我们又领取了70个帐篷,居住条件有了很大改善,大家更安心了。”西热说。

  安心的不止是充堆村村民。地震发生后,除了各方力量的积极救援外,聂拉木县各乡镇党员干部、“双联户”户长、大学生“村官”立即行动起来,组织开展抗灾自救……力量再一次在党旗下凝聚,成为一个个坚强的堡垒。

  距离充堆村8公里外的宗塔村,处在一个地势较平坦的山间坝子上。4月27日上午,记者走进村里搭建的帐篷区,村民巴桑正在打酥油茶,燃得正旺的炉火更增添了帐篷内的暖意。“我们村连个受轻伤的人都没有。”巴桑说。

  “灾难来时,还得靠党组织。”

  珠穆朗玛可以作证,喜马拉雅不会忘记。危难时刻,党员干部总是冲锋在前,为了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不顾个人安危,舍小家、顾大家。他们不忘誓言,以实际行动诠释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灾情就是命令!全镇领导干部、各村党员要第一时间行动起来,冲锋在前、服务为民,全力以赴做好应对救助工作,努力将地震灾害带来的损失降到最低程度”。震后,聂拉木县聂拉木镇党委书记王奎卿联系所有可用的力量,包括村“两委”班子成员,驻村、驻寺工作队,“双联户”户长和各村村官等,所有人员立即投入到抗震救灾的第一线,即使道路阻塞、飞石不断。在这个时候,营救农牧民群众是聂拉木镇党委最迫切的任务。

  莽莽群山中,第一时间抵达的党员和干部让受灾群众看到了生的希望。另一组党员前往10公里外的民政救灾仓库搬运帐篷等救灾物资,但巨大的山体滑坡阻断了道路。几名党员冒险翻越塌方体,硬是肩扛背驮,把物资送到了群众手中。

  震后,一场大雪又从天而降。为了确保受灾群众当晚及时住进帐篷,镇党委又忙着连夜为群众搭建帐篷。

  当受灾群众全部安置完毕,时间已是凌晨4点。聂拉木镇的党员干部们这时才回到镇政府,每人泡了一桶方便面——他们已经连续14个小时水米未进了。

  “灾难来时,还得靠党组织。看着党员们忙碌的身影,真的很心疼他们!我们镇的干部‘呀咕嘟’!”宗塔村80岁的老阿妈措姆动情地说。

  地震发生后,吉隆县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紧急行动,深入一线组织抗震救灾。在灾情严重的吉隆镇、萨勒乡,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第一时间赶到灾区组织指挥抗震救灾工作,成立了11个抗震救灾应急小组,全县70多个基层党组织和1700多名党员组成了70余支党员突击队,以不同形式开展抗震救灾工作。

  吉隆镇吉普村党支部书记扎西,顾不上自家倒塌的房屋,冒着余震的危险,组织村民转移。看着一些村民还想回家拿财物,扎西大声喊着:“是钱重要还是命重要!”村民们万万没有想到,平时温和的扎西书记今天怎么发这么大的脾气。村民们也知道,他是为了大家好。

  转移出来一清点人数,还有两个老人、两个孩子没有出来。扎西又急了。他同武警官兵、村干部一起,冲进了不时有石头滚落下来的村子里。扎西边跑边大声喊着村民的名字,听到有回应,他来不及多想,一头便冲进了倒塌的房屋,冒着余震的危险把村民救了出来。

  看到吉隆县萨勒乡乃村党支部第一书记普布次仁时,他正忙得不可开交。普布次仁一边忙着指挥群众抢运糌粑,一边忙着接电话协调物资。为了让群众有衣穿、有饭吃、有帐篷住,地震后,普布次仁已连续20多个小时没合眼了。

  听说村民丹增卓玛一家5口被埋在了房子里,普布次仁赶忙带领村里的党员冒着余震的危险冲进废墟里,用双手和简单的工具刨了两个多小时,硬是把他们救了出来。丹增卓玛和孩子们一个一个地被救出来时,他们看到,村干部们像蒙尘的青松一般在废墟中巍然屹立。

  丹增卓玛一家平安得救了,乃村的党员们忘记了被乱石磨得全是血的双手,忘记了浑身都是泥土,又投入到帮助村民抢救财产的战斗中。

作者: 编辑:杨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