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为何一门心思要捕鲸?

2018-09-15 23:05  来源:中新经纬

  国际捕鲸委员会本月10日起在巴西开会,日本在会上提议解除对部分鲸种的商业捕捞禁令,理由是它们的种群数量足以支持恢复商业捕捞。

  ▲资料图 来源:中国新闻网

  众多反对捕鲸的国家反对这一提议。日本政府官员向媒体放风,如果议案被否决,日本不排除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

  即使面临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的风险也要恢复捕鲸令,日本人究竟在想什么?

  为何捕鲸?

  捕鲸,为吃,也不为吃。

  人们通常不理解日本人对于捕鲸的热衷程度,可以先看看界面在去年一篇报道里的故事。

  60多岁的佐藤来自下关市,日本西端的下关港因作为捕鲸船的母港而出名。佐藤经常去东京新宿的一条繁华歌舞街,是因为在街角一处不太引人注目的地方,有一家整洁舒适的吃鲸馆子。他每次必点鲸刺身拼盘,鲸肉、鲸心、鲸舌、鲸皮,在他看来,这种不加任何烹饪的新鲜肉块才能品尝出食材的本来味道。

  “我小时候并不知道牛肉和猪肉的味道,如果说吃肉指的就是吃鲸肉,如果说吃培根,那指的就是吃鲸培根。”在佐藤看来,鲸作为一种介于牛与鱼类中间的肉类并没什么特殊,烹饪方法也多数和其他肉类无异。

  ▲许多网友在微博表示,在日本可以轻易吃到(买到)鲸肉

  日本人捕鲸并不只为果腹。

  说起日本的捕鲸,其实从江户时代就开始了。在当时的年代,日本作为一个岛国,可用资源有限,于是他们就将目标着眼于广阔的海洋资源,渔业自然便是其中之一。

  作为海洋中最大的动物,鲸鱼不单是可以作为食物,它的皮、油脂以及各种器官可以用来做各种东西,甚至是药物和化妆品。这浑身上下都是宝的巨大生物,自然吸引到人类的目光。

  其实,不只是日本,许多国家都曾经或正在进行捕鲸活动。众所周知,鲸鱼是哺乳动物,并不能快速大规模繁殖,怀孕需要一年,一胎一般只生一个。因此,人类曾经的大规模捕杀导致许多种鲸鱼遭受灭顶之灾。

  ▲资料图 来源:中国新闻网

  1986年国际捕鲸委员会通过了《全球禁止捕鲸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禁止从事商业捕鲸,但如果是从事科学研究可以。

  在时代飞速发展的今天,食物丰富多样,海产品也不再短缺,日本缘何还在打鲸鱼的主意?其实,是钻了《公约》的空子,也就是“从事科学”研究这一项规定。

  相关数据统计,自1986年《公约》发布起,全球捕杀的鲸鱼中,近三分之一被日本拿去“做研究”了,数量高达20162只。

  研究的理由也很多,比如“研究南极海域生态系统”亦或是“研究鲸鱼种群”。

  2009年,一部《海豚湾》的电影面世,把这个全世界最大的捕鲸国和食鲸国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太地町的渔民们乘船把一群海豚逼到海岸死角,逐一杀死的画面。整片海水被鲜血染成了红色。”有影迷在看完电影后描述影片中的场景。

  ▲《海豚湾》电影截图

  2010年,澳大利亚终于忍无可忍,将日本告到国际法院,说日本只是拿科研当幌子,其实就是在从事商业捕鲸。

  2014年法院做出裁定,日本没有像样的证据证明自己从事科学研究,让它们在改革好之前,禁止发放捕鲸许可,日本接受了。

  紧接着2015年,日本就发表声明,无视禁令,恢复“科研”捕鲸,只是数量减了三分之二,从1000变成333。

  日本官方对于捕鲸更是想出了各种各样的理由,有食物和文化的因素,还有说小须鲸并不是濒危物种,更有官员说捕鲸其实是好事。

  他们的水产官员就曾表示,当今各国水产资源紧张,而鲸类所吃的鱼是人类捕获量的5倍,所以捕鲸是对水产资源的保护。

  ▲资料图 来源:中国新闻网

  来听听反对捕鲸的声音

  和日本坚持捕鲸一致,国际捕鲸委员会反对态度也很强烈。

  国际捕鲸委员会大会两年一次,今年在巴西弗洛里亚诺波利斯召开,定于9月14日闭幕。日方10日递交提案,写道:“科学上明确证明:某些种类的鲸鱼数量足够健康以供持续性捕捞。”

  提案列举几种日方认定可以实施商业捕捞的鲸种,包括小须鲸、南极小须鲸。

  日本方面认定国际捕鲸委员会“不够宽容”,成为捕鲸赞成方和反对方“对峙的场合”,没有发挥应有作用。日方提议设立可持续捕鲸委员会,专门处理商业捕鲸和土著居民捕鲸事务。

  此外,日方还提议放宽批准条件。就可捕获量的设定、保护区的设置等议题,如果在国际捕鲸委员会下属机构获得同意,只需大会过半数同意便可获得通过,而无需像现在需要获得四分之三以上同意。按照日本共同社的说法,日方的提案将使保护区更容易设立,对反捕鲸国同样有利。

  今年是日本时隔四年再次提交解禁商业捕鲸提案。

  ▲资料图。国际海洋保护组织在南极洲海域拦截日本捕鲸船。

  在一些反对者看来,日本“科研捕鲸”只是幌子,缘由是捕获的鲸肉被供给市场。尽管国际社会反对,日本坚持“科研捕鲸”至今。2014年,日方向国际捕鲸委员会提案解禁商业捕鲸,遭遇否决。

  解禁商业捕鲸提案在大会面临不小阻力。尽管日方认为鲸的数量已经恢复到可以支撑商业捕鲸,但在保护者看来,高纬度海域捕鲸活动难以管控的事实已经得到证明。

  会上,澳大利亚方面首先提出反对意见。澳大利亚国际发展和太平洋事务部长助理安妮·拉斯顿说:“澳大利亚人已经作出明确决定,捕鲸不是21世纪应该干的事……我们不想看到任何一头鲸被杀害,不管他们死于商业捕鲸还是所谓的科研捕鲸。”

  ▲截图来源:央视新闻

  大会东道主巴西同样反对捕鲸。巴西提交一份提案,说捕鲸“把鲸的数量降到危险的低水平”,“不再是必要的经济活动”。

  美国赞同捕鲸禁令对保护鲸种群的必要性。

  据日本水产厅统计,截至8月,国际捕鲸委员会89个成员国中,48国反对捕鲸,41国支持捕鲸,日方提案通过难度较高。路透社报道,日本也可能撤回提案,或尝试将部分内容加入其它提案中。

  日本共同社报道,一名日本政府人士表示,如果提案没有获得通过,日方“不排除采取一切办法应对”的可能性。共同社解读,这意味着日本政府可能考虑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

  去年9月27日,参考消息网的一篇报道中显示,日本在东北外海的年度捕鲸行动中捕杀了177头鲸,其中包括43头小须鲸和134头鳁鲸,据日本水产厅称捕获鲸鱼的数目是事前所规定。这条消息再一次将日本捕鲸的话题推到人们眼前,冰岛、挪威等捕鲸大国的捕鲸现状也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不过,走低的鲸肉消费量也算是日本民间对捕鲸事业态度的一个侧面反馈。

  在故事的开头,那个吃着鲸肉长大的佐藤,在谈起如果不能再吃到鲸肉是否会感到悲伤时,他的态度并不纠结。

  “捕鲸不是必要的产业。吃过一次牛肉之后,就发现鲸也不是非吃不可了。”(中新经纬APP)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文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

作者: 编辑:陈传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