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重现蓝天白云 内蒙古霍林郭勒走出污染泥淖

2018-09-15 23:04  来源:新华网

  昔日浓烟滚滚、粉尘遍地,如今蓝天白云、山清水秀……曾被国内外媒体关注的污染重地内蒙古自治区霍林郭勒市,以铝业污染治理为突破口,探索国际先进治污方法,推动全域环境发生根本性好转。

  技术水平先进污染排放全国最低

  一座城因煤而建,因煤而兴。多年来,内蒙古通辽市下辖的霍林郭勒市因地制宜,走出一条煤发电、电炼铝、铝做铝后加工的产业路径,被业内专家认为是全国最理想的煤电铝一体化产业基地,现已形成3325万吨煤炭、442万千瓦电力装机、177万吨原铝及161万吨铝后加工产能。但铝电解过程中产生粉尘、氟化物、二氧化硫,周边草原生态环境受到污染,牛羊等牲畜大量患病死亡,当地群众苦不堪言。

  “2016年6月,中央环保督查提出严厉批评,促发霍林河来一场环境治理风暴。”通辽市委书记李杰翔说,政府督促企业在原环保达标排放基础上,实现超低排放。2016年底,煤电铝一体化企业内蒙古霍煤鸿骏铝电公司第一个“吃螃蟹”。

  行业没有示范案例,超低排放工程该怎么干?公司技术骨干组成攻关小组,反复研究论证,最终确定采用石灰石——石膏湿法烟气净化技术。公司副总经理惠憬明说,这是此技术首次在电解铝生产中使用。2017年底4套装置全部稳定运行,是国内首套超低排放装置。

  如今的鸿骏公司厂区干净整洁,花草遍地。惠憬明介绍,国家排放标准颗粒物≤20mg/Nm3,二氧化硫≤200mg/Nm3,氟化物≤3mg/Nm3,实际排放指标颗粒物小于5mg/Nm3,二氧化硫小于35mg/Nm3,氟化物小于0.3mg/Nm3,3项指标排放量均为全国最低。

  另外两家铝业大户内蒙古锦联铝材有限公司和内蒙古创源金属有限公司也于去年相继实施超低排放工程。今年7月初,中国工程院院士张文海等11位行业专家现场鉴定认为:在电解烟气干法脱氟的基础上,首次采用石灰石——石膏湿法脱硫脱氟协同净化技术,运用于低浓度二氧化硫烟气铝电解烟气净化,排放指标明显优于国家铝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该项成果已在3家企业实现产业化应用。

  环保化为优势企业尝到甜头

  “要么在环保督察中被淘汰,要么用科技创新杀出一条路,把环保变成企业的竞争优势!”霍林郭勒市委书记张鸿福说,企业按最高标准实施减排,虽然增加了投入、提高了成本,但也从中尝到了甜头。

  “4套装置投入3.1亿元,结果如何谁心里都没底,没想到最后效果比预期还要好。”鸿骏公司党委书记曹广华笑道,“吨铝成本增加90多元,但保护草原生态是央企必须履行的责任,能为其他企业起到示范作用,这钱花得值!”

  锦联公司两套超低排放装置共投入2.49亿元,吨铝成本增加约70元。“短期看投入成本的确加大了,但随着国家对企业环保要求越来越高,对企业而言,谁先迈出这一步,谁就走在了行业前头。”锦联公司总经理高恒说。

  集风光煤电铝和铝材加工一体的创源公司,在建设时就安装了超低排放装置,吨铝成本只增加40元左右。公司总经理曹勇告诉记者,超低排放标准高、污染小,在建设时就同步实施,成本增加并不高。

  曹广华说,今年以来山西、云南等多地电解铝企业来鸿骏公司“取经”,学习超低排放处理技术。“企业的环保意识普遍提高,我们希望为行业提供超低排放技术经验。”

  全域环境治理青山绿水再现

  扎鲁特旗那仁宝力皋嘎查,离最近的铝厂不足10公里,一度污染严重,从2013年开始搬迁。牧民哈斯巴特尔说,小时候草能长到齐腰高,可前几年连脚脖子都没不过,牲畜还经常生病。

  2016年起,霍林郭勒市开展了建市以来力度最大的污染整治,全市仅超低排放就投入4.7亿元,煤炭封闭储运投入10多亿元,生态环境正在发生逆转。

  霍林郭勒市共有11家煤矿,其中8家为露天矿。2017年起,霍林郭勒要求涉煤企业一律做到“储煤不见煤、运煤不露煤、产煤不散烧”。全市14台火电机组将在2019年底前全部完成超低排放改造。

  实行“谁治理谁投入谁受益”政策,对全市矿山开采损坏的10万亩土地分期分批治理;治理沙化、裸露山体,去年至今退耕还草12000多亩;棚改8700多户,今年底全部实行集中供暖;近3年全市绿地面积增加3990亩,绿地率达42%;2016年获评“自治区生态宜居示范市”……

  通辽市环保局委托第三方机构监测表明,3家电解铝企业超低排放投运后,按177万吨电解铝产能计算,每年可减少粉尘640吨、氟化物350吨、二氧化硫2.1万吨。霍林郭勒气象站监测表明,过去45年平均每年沙尘15.6天,而近3年只有5.1天。

  哈斯巴特尔说,现在,草原又慢慢变回了他记忆中的样子。

作者:李仁虎、张丽娜、王雨萧 编辑:陈传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