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小区居民自管模式实施多年 遇新问题如何办?

2018-05-17 15:41  来源:北京晚报

华西一小区门口装上了自动化的道闸,再也不用人力挡车了。

  停车难、设施落后、环境脏乱差……北京的很多老旧小区因为缺乏物业管理,居民在生活中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为了改变现状,有部分小区带头成立了居民准物业自管小组,这种居民自管模式也很快在另外的小区推开。

  以小区的硬件改造为基础,加上居民的热情投入,居民自管模式在一些小区实施效果不错。但记者回访时也发现,有个别小区的自管工作遇到了瓶颈,因为缺少法律支持,自管小组在处理纠纷时有点心累。

  硬件不能少

  环境改造好了 大家也不愿意破坏它

  “以前我们这儿,道路砖不砖土不土,楼后一片空地上还有人种菜、扔垃圾。”闫晓英是华威西里社区一小区的居民,说起小区过去的情况,她毫不讳言地表示,确实有点“比不上人家”。

  除了环境问题,更让居民头疼的是,小区离潘家园旧货市场非常近,总有外来车辆开到小区,严重妨碍小区车辆停放。华西一小区是无物业的老旧小区,闫晓英只能和其他小区居民一起靠人力来挡车。“我们早上四点就得到小区门口等着,有时一天能挡出去八九十辆。”

  人力挡车是个体力活,时间长了受不了。闫晓英正发愁时,2014年下半年,潘家园街道在辖区推行准物业小区自管模式,这让大伙看到了希望。

  结合居民提出的环境改造需求,在上级部门的资金扶持下,华西一小区来了一次大变样。小区翻修了道路,改造了绿地,之前被当做菜地和垃圾场的大空地,也变成了有着125个车位的停车场。小区门口还装了自动化的道闸,再也不用人力挡车了。

  在硬件改造的基础上,小区还成立了自管小组,闫晓英任组长。在她看来,小区环境差的时候,很多居民都有点破罐破摔,懒得维护环境。现在环境好了,居民不好意思再去破坏它了,自管小组管起来也就轻松许多。

  同样感受到硬件改造便利的,还有松榆西里东院小区。小区早年没有物业管理,居民停车十分困难。在街道和社区的帮助下,小区规划出了停车位,还装上了十多个红外探头。

  小区自管小组组长张红卫表示,探头的安装让小区治安得到了更好保障。但因设备成像质量不太高,自管小组也吃过亏。“有一次车主非说自己的车在小区被剐了,录像看不清,最后也说不明白怎么回事。”有了这次教训,张红卫立马和街道申请更换高清探头,还在原来基础上多安装了两个,做到了小区“无死角”。

  换了高清设备,之后再发生争议,解决就方便多了。有的车在停车时被砸了,调录像一看,是树上掉的干枝惹的祸,自管小组就去联系绿化队进行赔偿;还有车主说车胎被扎,结果录像清楚显示,这辆车进小区的时候车胎就是瘪的,车主看到了证据,还不好意思地连连道歉。

八里庄西里社区,挂着“居民自治好”的小牌匾。

  “软件”也得强

  不但有老居民参与 年轻党员也来报到

  小区的硬件改造,给自管模式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但真正要让小区自管长久延续,还需要作为“软件”的热心居民来付出奉献。为了管理进出车,张红卫和其他小组成员每天都要轮流在小区门口值班。到了晚上九点,当班人员还要在小区巡查一遍,记录车辆停放情况。

  张红卫今年61岁,体力还算充沛,但对于年龄再大一些的居民来说,每天动辄五六个小时的值班工作也有些吃不消。在几公里之外的八里庄西里社区,自管小组成员的年龄层就相对偏大,考虑到这个问题,社区采用了一种准物业转真物业的管理模式——在设立自管小组的基础上,又请来了专业的停车公司,负责社区的停车管理。

  虽然请了停车公司,但自管小组并非撒手不管,而是帮忙为居民和停车公司牵线搭桥。今年70岁的李连成就是居民自管小组的一员,停车公司原先准备在社区施划400个车位,居民觉得不够,李连成就去跟公司的人磨,最终又多划出了100个车位。停车公司在管理上需要居民配合,李连成也会带头跟居民沟通。

  李连成在八里庄西里社区已经住了50多年,对社区感情很深。平时十分热心的他,非常乐意通过居民自管的形式来为社区多作点贡献。社区在拆除居民违建的过程中受到了阻力,李连成主动要求去给居民做工作。曾经在单位退休办工作的他与很多老居民都熟识,在软磨硬泡之下,盖违建的居民也抹不开面子,同意把违建拆掉。

  除了李连成这样的老居民,如果能把更年轻的社区居民纳入到社区自治的队伍当中,社区管理的思维会更加活跃。八里庄西里社区最近开展了党员报到活动,社区党支部书记毛立新表示,最近她刚刚结识了一位来社区报到的党员,同时也是一位年轻的规划设计师。“社区正好要把一片空地改造成老人的活动空间,到时候我可得请人家来。”

  尚存问题

  车主不交费 自管小组也没辙

  除了环境改造与自管人员的辛勤工作,小区自治也离不开其他居民的支持。在华西一小区和松榆西里东院小区,很多居民都对自管模式给予很高评价,也普遍认可。但在其他个别小区,自管工作却遇到了瓶颈。

  彭大妈是一个无物业小区的自管小组成员,她表示,早年间小区停车秩序混乱,为缓解停车难,社区在2013年带头做了入户调查,有三分之二以上住户投票愿意成立停车自管小组。彭大妈在那时也被选为了五名自管小组成员之一。

  小区车位改造较顺利,最终也划出100多个车位,但自管小组在号召居民交费时却产生了问题。

  “为了催交停车费,我们不知道和车主发生过多少矛盾了。”彭大妈表示,有个别车主既不愿交费,态度还蛮横,有两名自管小组成员不堪其扰,最终辞掉了职务,如今小组只剩三人。更让人无奈的是,因有关法律和条例的缺失,自管小组拿这些不交费的车主也没办法。

  车主与自管小组的分歧已经存在了五年,彭大妈也一直寻找解决办法。她发现,最近刚通过的《北京市机动车停车条例》似乎给了小区停车自管一个说法。“我们能不能根据这个条例来让车主交费呢?”

  《条例》第三十条写道:“居住小区在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的指导下,可以成立停车自治组织,对居住小区内停车实行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管理服务可以收取一定的费用,用于停车自治成本费用、停车设施建设等,费用收取和使用情况应当定期在居住小区内公示。”

  但在北京诵盈律师事务所律师阿致刚看来,这款条例表述过于笼统,很难借此让车主交费。另外,停车自治组织的法律地位也有待进一步明晰:“比如有物业的小区,一般情况下,物业就可以是车位的管理主体,如果有人故意拖欠停车费,物业是有权起诉的,但停车自治组织显然还没有这种权利。”

  阿致刚建议,既然有关部门已表示居民可通过自治方式管理停车,那么在法律配套方面也应给予更多更详细的支持:“比如这个组织应该怎么成立,如果是居民投票,超过多少比例才算有效;组织的章程是怎样的,有什么权利和义务;出了纠纷应该用什么方式解决等。”

作者: 编辑:秦美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