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译文| 5招教你玩转大数据浪潮 实践颠覆性创新(Infinidat经典案例)

2017-09-19 22:48  来源:数据观

  Moshe Yanai已经花了40多年去重新思考产品Infinibox,他发明了新的大容量配置,今天我们用它来储存数字生活日益扩增的数据。数据正在吞噬世界,而Yanai通过应用智能运算(也就是现在俗称的“人工智能”),以有效的成本存储、管理数据,一直保持着指数增长的巅峰状态。

  Moshe Yanai,美国Infinidat数据储存公司创始人、CEO

  先是打入Siemens-Nixdorf,然后合作EMC,紧接着又转战IBM,Yanai的产品是当时显占优势的数据存储播放器,他成功赢得了市场。后来,Yanai又重新配置了两次存储,2007年他将XIV存储架构出售给IBM。现在,作为Infinidat公司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Yanai公司的估值为12亿美元(2015年),去年(2016年)增长了144%。

  在此过程中,他也作出了颠覆性的革新——他称之为“炼金术,从砂砾中创造黄金”。接下来,我将取其成功“炼金术”的精髓,提炼出5招有效方法,在正确的时间实施正确的创意,化创意为市场赢家。

  Yanai的5招颠覆性创新如下:

  ●研究传统认知,找出其中的问题。

  ●重点专注于如何将你的产品合为一体,通过混合软硬件的同时又要确保产品的跨硬件性。

  ●请牢记运营和维护产品的成本不可少,包括易用度和人为错误最小化。

  ●要倾听顾客的心声,但又要明白他们事实上的需要。

  ●人才雇佣要合理搭配,通过一种振奋人心的非传统的视角来激励他们他们获取成功。

  “数据的增长是非线性的,但我们有线性的方法来解决它,”Yanai总结了他职业生涯中的创新。其中的线性手段之一就是挑战传统认知的创新观念。在过去的20年里,自从Clayton Christensen普及了“颠覆性创新”的概念,传统认知已经决定要颠覆市场,你必须以低端市场使用的低端组件来创建一个产品,这个产品被当前的主流市场所忽略,而这一产品最终会成为主流,一种“颠覆性创新”正在颠覆现有的秩序。

  在Yanai的职业生涯中,他做了和常人完全相反的事情。他一次次让低端组件跻身高端数据存储市场,他挑战那种“如果你想开发保时捷般的跑车,就必须投入昂贵部件”的传统观念。

  他的第一个用于大型计算机的数据存储产品,最初是以色列Elbit公司开发的,(后来从Yanai手上转让给Nixdorf公司,再到Siemens公司,最被一家德国公司拿到)相比较IBM主流、高价的数据储存解决方案中可靠、快速、昂贵的磁盘驱动器,Yanai的这款数据存储产品使用微型计算机驱动器,质量上就大打折扣了。

  三十年前,当Yanai加入EMC时,IBM仍然以稳靠、快速、高昂的产品占据主导市场地位(约占80%的大型计算机存储器市场份额)。这一次,Yanai使用了慢速、不靠谱的PC驱动器创建了Symmetrix智能存储平台,该产品在引进市场的5年内,成功从IBM手中夺过市场份额的领导者地位,然后开始主导“开放系统”(即:非大型计算机)数据存储市场。

  在上世纪90年代EMC崛起为数据存储领军者之前,IBM及其少数竞争对手将计算机(后来称为“服务器”)放在产品开发和销售的核心位置,他们将数据存储设备归为“傻瓜(非智能)外围设备”的次要角色。结果是更快的处理器,包括服务器中最重要的部分——中央处理器(CPU)“都在以同样的速度等待”,等待机械磁盘驱动器旋转并将数据传送给它们。在以电子速度工作的主机处理器和它的14.5英寸专有磁盘驱动器之间,这样的性能差距被称为“输入/输出瓶颈”。

  在传统认知广泛盛行的大环境下,Yanani和他的团队面临多重挑战。他们利用现成的5.25英寸PC磁盘驱动器,将其与专门用于存储设备的处理器,加上大量的电脑缓存或电子存储进行扩充。通过这样做,他们把存储设备从一个“傻瓜外设”变成了一个智能机器。复杂运算和功能强大的智能微处理器一方面坐处高速缓冲内存和CPU之间,另一方面也处在缓冲内存和磁盘驱动器之间,所有的组件一起工作就像一个智能数据交警。相比较传统机械装置下的磁盘驱动器,要等待磁盘慢慢旋转以寻找CPU所请求的数据,智能微处理器以电子调速就可以完成储存设备和CPU之间的数据输送。

  “但这不仅仅是产品本身的问题,你也需要良机。”Yanai说,“当解决方案对客户和市场有意义时,这是一个转折点。”Symmetrix是一款新的智能存储设备,于1990年推出,就当时而言,数据在存储器和服务器之间来回传输数据的速度开始变得至关重要。为什么这样说?“那是关系数据库崭露头角的时候”,Yanai说。

  上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见证了第一波大数据浪潮,以至于一些大公司和他们的IT部门面临挑战。举个例子:当时保险业中最受欢迎的口号是“一步到位”。竞争的加剧导致他们开始关注客户的满意度,这又致使部分保险公司对客户来电的态度转为积极,而不是把电话转接到另一个部门或多级部门。为了实现“一步到位”,客服呼叫中心需要对所有相关数据(例如:对一个特定的客户来说,家庭保险、汽车保险等等)了如指掌,这就意味着数据库将越来越庞大。

  与此同时,保险公司开始记录他们的交易记录以及与客户的互动,因为他们的营销部门发现,他们可以挖掘数据,找到新的方法来接触客户(和非客户),并更好地服务他们。所有这些新兴的数据狂热,都在新途径(关系数据库)的帮助下去组织完成,这意味着IT部门没有时间来备份与日俱增的数据。而高速数据存储设备则允许在两个小时内备份,而不是八个小时(典型的就是计算机系统在夜间执行备份时有绝对上限)。

  越来越庞大的数据不仅需要速度,还需要扩展能力,以匹配存储容量的增长和数据的增长。“你需要以恰当成本和可靠性来衡量一些事物。”低端硬部件(用于快速增长的大型市场,比如PC市场,从规模经济中受益)用以确保“恰当成本”,Yanai说,软件确保了“恰当的可靠性”。这吸引了企业高管们寻找新的商业理由来收集、挖掘数据,也使得IT主管们努力迎接新的管理型挑战(而不仅仅是备份)。

  但是除了将最初的成本控制在相对顾客合理而具有竞争力的条件下之外,Yanai的颠覆性创新方式提倡特别关注产品使用周期里的维护和运营。在Symmetrix的例子中,部分的软件包——5.25英寸的PC驱动器和其他硬部件被封装在一个比IBM14.5英寸磁盘驱动器还小得多的容器中,这就可以解释为,以缩减数据中心占地空间的形式为Symmetrix的客户节省了大笔开销。

  Yanai的团队超越了高昂的数据地产中心,创造了大量方法来降低设备的运营成本。例如,其中有这样一个创意:与IBM和它庞大的现场维护组织竞争过程中产生的副产品——在每个Symmetrix设备中安装一部电话,并使用复杂运算来监控各种组件的健康状况。当自动化分析显示某个组件将要失效时,“呼叫总部中心”的功能将会被启动,这样引发了EMC现场工程师的调度,来为其替换组件,或者在情况更严重的情况下,EMC工程师将作远程干预。这是一个早期的例子,可以看出自动化人工智能驱动如何引领人类进步,这使一个小公司得以抗衡拥有庞大资源、人工和其他优势的强大竞争对手。

  有时候与传统认知背道而驰是值得的,EMC的股票是上世纪90年代纽交所表现最好的股票。这一引人注目的股票市场随着互联网泡沫的破灭而终结。但是,随着互联网公司及其后继者们创造的新方式——主要是为消费者生成、分享和使用数据,数据继续在其非线性增长路径上发展。

  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等新的数据驱动公司建立了自己的IT基础设施,以管理他们业务上前所未有的数据管理需求,而非依赖现有的IT供应商。他们想克服“数据中心网络所特有的成本、运营复杂性和局限性”,正如当时一篇Google论文所指出的那样。为了实现这些目标,他们使用了现成的硬部件,创建了存储、服务器和网络的“融合基础架构”,并开发了新型软件来管理这些组件。

  成功的新兴管理需求,要求管理相当庞大,以不同格式版本、不同来源不断增长的数据(现在称为“大数据”),Amazon和Google开始通过提供远程的、基于云计算的IT基础设施服务与传统的IT供应商竞争。Facebook对传统的IT供应商发起了另一种攻击,他们通过率先启动开放性计算项目,广泛分享管理新型IT基础设施的具体细节,使得这些基础设施能够满足新兴网络规模的需求。

  传统IT供应商(以及与之竞争的创业公司)的回应是,对于这些新的市场需求和竞争,只不过是继续遵循摩尔定律的发展轨迹,将希望寄托在新技术上。在数据存储中,这意味着用全电子闪存代替磁盘驱动器,“在2010年”,Yanai说,“有一个新概念,如果你要处理的是数字数据,那你的世界里就不要有机械部件的空间,所有的东西都必须是电子的。最终,(争论的结果是)闪存的成本将远远低于旋转驱动的成本。”

  依靠闪存,以电子调速将数据输出输入存储设备成为了传统认知,“分析人士说磁盘的日子已经结束了”,Yanai说。他详述一家大公司的CIO告诉他,他不会让任何机械设备进入他的数据中心。“我敢打赌,他的需求比知觉更加强烈”,Yanai总结了他最近的冒险动态,挑战了传统认知。2011年,他创立Infinidat公司,开发了一款产品,能够最好地回应他所认为的对潜在客户最紧迫的挑战(包括前面提到的CIO,现在也是一个Infinidat的客户)。

  根据Yanai的说法,当今市场需要的是一种以低成本高效益的方式来提供“数据分析的实时性”。网络、社交媒体、移动设备的激增,以及过去二十年(主要是)在消费者领域出现的所有新数据来源和版本,如今正在席卷整个企业。几年前对“大数据”的兴奋,代表了传统企业的google化,这些企业想要收集大量的数据或接入外部数据存储。当前对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的兴奋,代表了传统企业对所有这些数据、分析和挖掘的渴望,他们试图找到新的见解,以及新方法去“货币化”数据,并创造新的收入流。

  所有企业的“数字化转型”,需要分析大量的数据,必要时在数据生成的时候进行分析(“实时”), 这对Infinidat来说是一个市场转折点,他们用创新的数据存储设备来进行访问。其他公司也在响应这一市场需求,但是再一次地,当每个人都在转向发展的时候,Moshe Yanai早已完成转向发展。并且,Infinidat再次强调了核心理念不是要成为存储媒体的奴隶,而是要在软件上进行创新,把重点放在产品的整体成本效益上。

  “为了扩大规模,你需要最便宜的可用媒质。”Yanai说,“但是廉价的媒质会带来性能损失和可靠性降低,所以你需要找到一些技巧来摆脱它的性能、可靠性和必要的实用性。” Infinidat 工程师们想出了多种软件技巧,以弥补他们使用的近线SAS驱动的不足属性,这些驱动通常作为“冷存储”,用于存档不经常访问的数据。这些技巧包括:使用两道缓存将磁盘驱动器的随机访问转换为更快的顺序访问,并根据客户的数据访问模式自动调整数据管理策略。

  最终的结果是产生了一个高效(在数据密度和功耗方面)、极度可靠、多PB、可扩展的数据存储(一PB是一百万千兆字节)产品。它输送数据的速度相当快速,Infinidat向所有闪存数据产品的供应商们发出挑战,允许这些企业在Infinidat的数据中心测试不同的处理方法。Infinidat深信挑战者会发现,Infinidat的产品可以集低成本、大容量、可靠性和高性能为一身。

  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已经坚信,Infinidat的数据存储拥有所有必要属性,且价格具有竞争力。然而,他们一旦开始使用Infinidat的产品,就会发现它在产品使用周期中是那么划算。“今天计算机空间里的大多数问题都是由人为错误造成的。”Yanai说,“简易性就能解决这些问题。”Infinidat的简易性带来的好处包括易安装、易掌握、执行各种数据管理任务的省时性,占地空间小和节约能源成本。

  这种非传统的产品结合了一种非传统的方式来建立一个公司及其商业战略。初创公司通常从市场的底部开始,慢慢地爬到顶端,Yanai解释道。他们还会在产品准备好之前就开始销售他们的产品,企盼通过在早期顾客的反馈基础上学习、调整甚至是转向。Yanai的做法和传统方式背道而驰。

  “这个想法太疯狂了,我想确定我们真的能做到,我们花了三年时间来完善这个产品。”公司力争市场的头筹,以最苛刻的要求来满足客户,因为“我们在多PB水平上是出色的”。

  最后,在Yanai的成功颠覆性创新要素中,最重要的是组建一支正确的团队,许以他们振奋人心、干劲十足的愿景。“Infinidat 公司500多名员工代表了三代人:“那些年轻的人,有着10或20年经验的人,还有祖父级别的人。”Yanai说,当公司遭遇“疑难杂症”,他们就会组建一个由三代人组成的突击小组,从多角度和不同经验中受益。

  至于动力,Yanai讲述了一个关于温斯顿·丘吉尔的虚构故事。当德国潜艇在二战中成为一个头疼的难题时,丘吉尔对他的工程师们说:“我有一个想法:给海洋通电。”工程师们问:“我们要怎么做?”丘吉尔回答说:“我给了你们这个主意,如何去做那就是你们的问题了”。Yanai说:“我跟Infinidat 的同事们说‘给海洋通电’,然后他们想出了办法”,“如果你不对人有所启迪,”他补充道,“他们就不会让海洋通电。”

  鉴于 Infinidat公司公布的营收增长数据以及自2016年底以来一直持续盈利的说法,业界掀起了一阵波澜,神奇的“炼金术”似乎也在发挥作用。对于Infinidat来说,要找到一个平衡点,看起来就是“变”成较小的云服务供应商。他们(以及作为他们数据存储供应商的Infinidat )可能代表着新一代的云企业,比起亚马逊、谷歌、微软和其他大型云服务供应商的本地IT基础设施,成本更加低廉经济。

  另一个快速增长、多PB的细分市场中,Infinidat的价值定位可能有一个现成的、意愿的受众——那些近年来经历了重大数字转型,并找到化数据为黄金的新方法的企业们,就像Infinidat一样。

  原文标题:5 Rules For Practicing Disruptive Innovation While Staying On Top Of Big Data Waves

  作者简介:

  Gil Press ,以技术、企业家专访、行业革新类文章见长,曾在NORC、DEC和EMC担任高级营销和研究管理职位,现任职EMC的高级主管。2000年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联合发起过“有多少信息?”专项研究的大数据讨论,2007年与互联网数据中心进行数字宇宙的研究。

作者: 编辑:陈嘉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