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常态·光明论】为东北正名辽宁人均GDP超1万美元

2015-08-19 21:52  来源: 光明网

  近日,全国31省市陆续晒出2015上半年GDP成绩单,其中25省跑赢全国7%的增速。重庆以增速11%位列全国第一,贵州增速10.7%、天津增速9.4%位列其次;而东北三省则是增速全面低迷的局面,黑龙江、吉林上半年GDP增速分别为5.1%和6.1%,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分列全国经济增速倒数第三和第四。辽宁GDP增速全国最低,仅为2.6%,与6%的年度目标相差3.4个百分点。

  关于东北经济的“滚石上山、爬坡过坎”成为热议话题,有观点认为东北人口正大规模外流,人口外流和经济爬坡过坎这两个因素互为作用对振兴东北经济而言是一道难以跨越的鸿沟。那么,如何理解这些“东北现象”?东北区域经济如何振兴呢?为此《新常态·光明论》专访了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

  “不能以GDP论英雄”

  相比于GDP增长率,更应该关心的是老百姓收入的增长。胡鞍钢表示,“我们不能以GDP论英雄,还是要以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作为更核心的指标”。上半年辽宁省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上年同期增长7.7%,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5%,明显高于经济增长率。

  中国各个地区发展不同,各地区存在差异性是客观存在的。胡鞍钢指出,我们不能以GDP论英雄,某种程度上主要还是以改善民生为主要评价体系,而改善民生主要就是城乡人均可支配收入和就业两个指标,“现在来看辽宁上半年人均可支配收入能达到6.5%是非常不容易的”;就业层面虽然压力比较大,但是总的来讲和十几年前大规模的下岗分流已然不一样了。

  实际上,无论在美国还是在日本发达国家,各地方统计的是居民人均收入而不统计地区生产总值。因为可能出现重复计算的情况,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中国各省市的GDP加起来会高于全国的GDP。胡鞍钢指出,“在中国是统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我们更关心的是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率是否达到或超过经济增长”。

  从31省公布的上半年的成绩中,重庆以11%的增长率名列全国第一,而重庆上半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长9.4%,从地区生产总值增长率的角度看,重庆和辽宁两地差距是8.4个百分点,而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率仅相差2.9个百分点。

  需要指出的是,很多人看到上半年辽宁省GDP的垫底,却很少有人关注到辽宁人均GDP其实是走在前列的。根据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辽宁人均GDP已达65200元,超过了一万美元的门槛,“和全国八个地区一起位列一万美元俱乐部是很不得了的,所以经济增长率低是压力但某种程度上来说也不一定坏事”。

  人口红利是否正在消失?

  有观点认为东北人口正在大规模外流,这和东北经济的“滚石上山、爬坡过坎”两个因素互为作用对振兴东北经济而言是一道难以跨越的鸿沟。

  胡鞍钢分析指出,从统计数据来看东北三省还不是人口净减少的省份。从常住人口的统计数据来看,辽宁2010年是4375万人, 2014年4391万人,基本上略有增加;吉林2010年是2747万人,2014年是2752万人,而黑龙江从2010年到2014年几乎没有变化都是3833万人。

  从整个中国来看,确实是人往高处走。而目前的中国人口已经接近零增长阶段,也就是说人口自然增长率正在朝着正负增长率小于0.2%的方向在转变,而过去五年这个数字是在0.5%以下。从这个角度来看,一些省份出现大规模的人口流动和人口负增长有关系。

  但是也要看到,很多地区人口增长非常快但并人均收入水平却不是最高的。比如人口增长最快的新疆,一方面人口增长在于少数民族二孩生育政策的鼓励,但主要的人口流向来源于经商、务工等大量外来流动人口的涌入,以及季节性的人口增加比如每到收储棉花之季大约有几十万人的务工人员涌入新疆,按照常住人口6个月来算就没有包括进去了。胡鞍钢表示,“我希望人口是可以流动的,有进有出的,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真正意义上可以用脚投票,也就是说最关键的生产要素,‘人’是可以做出选择的” 。

  “十三五”的东北振兴机遇

  事实上,党中央、国务院非常关注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振兴。2014年8月,国务院印发《关于近期支持东北振兴若干重大政策举措的意见》,针对东北地区部分行业生产经营困难,一些深层次体制机制和结构性矛盾凸显等问题,就近期支持东北振兴提出若干意见。胡鞍钢把它定义为东北老工业基地的“初步振兴”。

  而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第二步是“大力振兴”,即将国务院的意见转化为可实施、可操作的五年规划。为此,2015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亲自做调查研究,7月中旬还专门主持召开了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和“十三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座谈会。诚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当前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已经到了“滚石上山、爬坡过坎”的关键阶段,国家要加大支持力度,东北地区要增强内生发展活力和动力,加快老工业基地振兴发展。胡鞍钢表示,“滚石上山、爬坡过坎”的形容非常形象,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只能前进不能后退。

  另外,在“十三五”时期,国家还准备在东北地区实行新一轮的“全面振兴”规划。胡鞍钢指出,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是当地人的需求也是国家发展战略的重大需求。在党中央、国务院创造一系列良好的宏观环境的背景下,还需要依靠改革释放红利。东北地处“一带一路”的重要战略要地,目前中韩正在积极开拓“一路”的建设,而东北工业基地也会带动北亚、东北亚、俄罗斯远东的振兴,目前针对北亚地区的振兴采取了一系列更优惠的政策比如自由贸易区正在逐步实施,也就是收在开放条件下,进行东北全面振兴。“目前东三省还是比较困难的,但是属于暂时性的困难,还是有希望的,通过改革,2030年有望实现东北经济从初步振兴到大力振兴再到全面振兴”。

  经济结构转型正当时

  中国是世界上极其独特的国家,经济规模巨大同时内部地区差异悬殊。形象地讲,31个省市自治区就像31个差异巨大的经济体。放眼全国31个省市区的经济增长率几乎呈现“中间大两头小”的特征,再次显示了中国内部发展的不平衡性,只是因为全国经济增长率下行再次引发了各地的经济增长分化,突出表现为重庆、贵州两个地区经济增长率都在10.0%以上,天津、西藏、江西三个地区的经济增长率都在9.0%以上,湖北、安徽、福建、湖南、江苏、浙江、新疆、甘肃、广西、四川、云南11个地区经济增长率都在8.0%以上,青海、山东、河南、广东、海南、宁夏、陕西、北京、上海9个地区在7.0%以上,只有内蒙古、河北、吉林、黑龙江、山西、辽宁6个省区低于7.0%以下。其中,辽宁为2.6%,山西为2.7%,与重庆的11.0%增长率相差8.4和8.3个百分点。很显然,这6个地区都是中国的能源资源大省,中国经济由10%回落到7%本身对能源的需求就下降了,会影响这些地区的经济发展。

  从更专业的数据来看,能源省份和经济增长的水平模式有关,也就是说投资增长经济就水平上移,投资下降经济也水平下降。例如,能源消费总量增长率从2011年的7.3%下降至2014年的2.2%。2015年上半年又进一步下降至0.7%。其中,2014年原煤生产量下降2.5%,今年上半年煤炭产量约17.9亿吨,同比下降约5.8%。同时,这些省份出现了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固定资产投资增长率下降或负增长。这说明,这些地区的经济增长是工业驱动型、投资驱动型,属于典型的水平式增长:只要固定资产投资额增长,则经济增长;固定投资额增长率下降,则经济增长率下降;固定投资额负增长,则经济增长率低增长甚至负增长。胡鞍钢指出,这并不一定是坏事,可能也是好事,迫使这些地区必须加快经济转型。十几年前的重庆也是一个能源大省,还是工业为主的省份。但是今天,服务业比重超过了第二产业比重,即使是工业也有很大不同的内涵。从这个意义上来看,经济增长不只是经济总量的增长,更是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

作者:  编辑: 杨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