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消防员父亲的心愿:“我想带儿子回家”

2015-08-15 23:20  来源:中国新闻网

  8月14日,天津开发区第九大街,距离滨海新区危险品仓库爆炸事故现场4公里处仍清晰可见烟雾升起。中新社发张道正摄

  中新网天津8月15日电题:一个消防员父亲的心愿:“我想带儿子回家”

  到达天津已经是第三天,但柳环依旧没有得到儿子柳春涛的任何音讯。

  “要不是同村的乡亲介绍他当消防员圆个梦想,我就惦记让他在家守着我们。”柳环说,自己现在真有点后悔放儿子出来。

  只不过,22岁的柳春涛并不属于中国消防系统的天津港公安局消防支队的三支队伍,严格意义上只是一名没有编制的“临时工”。但他所在的港务消防四中队却是12日当晚首批参与救援的队伍——两次爆炸后,工作刚刚3个月的柳春涛便一直处于失联状态。

  “心里当时咯噔了一下,胸口疼得不行,嗓子也说不出话来。”第二天一早得知消息后,柳环给儿子连打十几个电话,但都无人接听,惊出一身冷汗的他赶紧放下农活儿往家跑,手都没顾得上擦一下。

  为了不让妻子担心,回到家的他谎称出去临时办事儿,拉上大女儿雇了辆车就直奔天津。临走前,柳环还特意把电视新闻频道换了,“女人知道了还不瞎了?”他说。

  从张家口到天津的路上,他对大女儿吐露了实情,而换来的则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

  “生要生在家里,死也要死在家里。”抵达天津后,柳环开始了艰难的寻亲之旅。三天内,他拉着女儿走遍了天津各大医院。累了,这个父亲就会在医院的椅子上眯上一会儿,但很快他就会一激灵地醒过来,继续等待儿子的消息,天天如此。“是死是活都要告诉我们一声。”每当遇到消防队或医院的负责人,柳环说得最多的就是这句话。

  期间,持续增长的消防员死亡数字令他备受折磨——一方面他怕儿子已经离开自己,另一方面每一次儿子不在此列又为他注入新的希望。特别是8月14日消防员周倜被成功救起,让他又开始相信,儿子还有可能再次回到自己的身边。

  此刻,多日没有洗漱的柳环已是风尘仆仆——头发散乱,厚厚的镜片上布满污痕,衣服上一条一条的汗渍分外显眼,指甲缝里也满是泥垢。

  柳环告诉记者,这几天没事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儿子小的时候。“他是家里老大,从小就很懂事,就是平时不像同龄人那么爱打电话给家里。”可每次回忆都会令柳环感到特别难受。“越想越怕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他了。”据柳环回忆,8月11日晚,柳春涛曾给妹妹打过电话,当时兄妹俩聊得很开心,“他们比谁挣得更多。”不想,这个电话很有可能是儿子留给家里的最后声音。

  “孩子不小了,就是还没有娶媳妇。”说到这里,51岁的柳环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情感,扶着墙痛哭起来。“我现在只想带着儿子回家。”(完)

作者: 编辑:李易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