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救援现场:与火情赛跑向核心进击

2015-08-15 13:26  来源: 新华社

  专家:危化品与居民区"安全距离"不够

  与火情赛跑 向核心进击——天津港“8·12”爆炸事故抢险救援直击

  14日早7时5分,一名失联人员的成功救出为进入第三天的天津港“8·12”爆炸事故救援抢险开了个好头。

  生还者为天津消防总队开发区支队的战士周倜,这位19岁的小战士也是第一批进到现场救援的消防员。天津消防总队开发区支队张建辉说,周倜醒来见到他说的第一句话是:“瑞海物流的火灭了吗?”

  距离周倜他们进入爆炸事故现场已过去40多个小时,而周倜一直关心的灭火问题也终于有了进展。14日18时,天津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龚建生在发布会上说,截至当时,现场明火已经基本扑灭。

  连日来,全面救援、安置与火情赛跑,分秒必争,一刻不停。随着抢险和调查的推进,舆论关注的一些问题的症结也逐渐浮出水面。

  事故现场灭火救人进展艰难

  龚建生告诉记者,截至14日15时,此次爆炸事故共造成56人死亡,其中消防人员21人。如此惨重的伤亡令人扼腕。特别是,现场的火情几度出现反复。事故现场灭火为什么这么难?

  自12日23时30分现场发生接连爆炸后的40多个小时内,爆炸点一直着火并伴有浓烟。

  爆炸现场堆积物混乱,给救援工作带来极大困难。记者在核心爆炸区看到,地上到处都是扭曲变形的金属残片以及不知名的白色物体。此外,现场堆积的集装箱箱体大、重量沉,特别是爆炸发生后,集装箱变形散落,清理灭火救人的难度大,阻碍了进展速度。

8月14日下午,消防队员正在现场灭火。新华社发(王浩博摄)

  天津公安消防总队副总队长陈勇说,很多集装箱被烧得扭曲变形,随时有可能坍塌,在施救过程中有可能砸伤救援人员。目前被烧毁的集装箱数量很多,而且堆积得又很高,底下还冒着烟,说明还可能有明火,这种状况既不利于灭火,也不利于进一步采取施救措施。

  14日早7时,一支由29名年轻队员组成的中建六局电力应急队再次进入事故核心区,负责抢修东海路雨水终点泵站的电力设施,该泵站距离爆炸核心区仅700米。

  上午11时30分左右,正在现场的天津武警总队参谋长陈世光告诉记者,为方便救援车辆进出,调用了大型挖掘机、推土机将现场的堆积物进行了清除,于13日下午打通了一条循环通道,解决了大型装备进入现场后调头困难的问题。

  在救援现场,记者看到几位消防系统负责人和专家已深入核心区。“我们的任务是了解核心区的具体情况。”天津消防总队滨海支队的中队长张军说。

  “我们就是要搞清楚还有些什么物质,都在什么地方。”在现场考察的一位专家说,这些化学物质有的适合干粉灭,有的要用泡沫灭,还有的东西,其实让它烧光对后续的救援更有利。

8月14日,国家电网工作人员在天津滨海新区开发区第二小学安置点安装应急照明灯。新华社记者郑焕松摄

  物流公司如何变成危化品仓库?

  依然有一些谜团没有解开。14日上午10时,天津市安监局副局长高怀友在发布会上说,瑞海公司仓库存储了硝酸钾、硝酸钠、硝酸铵、钨酸钠、氰化钠等化学危险品。

  公开资料显示,这家叫“瑞海国际”的民营企业,全名天津东疆保税港区瑞海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注册于天津东疆保税港区,“是天津口岸危险品货物集装箱业务的大型中转、集散中心,是天津海事局指定危险货物监装场站和天津交委港口危险货物作业许可单位。”

  对于瑞海公司是经过哪些手续改建为危化品仓库,天津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副局长高怀友告诉记者,瑞海公司取得了第三方中介技术机构——天津市中滨海盛安全评价监测有限公司的安全条件审查报告,也经过了天津市港口部门根据报告对现场和结论的安全审查。

8月14日,消防人员正在现场灭火。新华社记者郑焕松摄

  高怀友表示,从瑞海公司取得的经营许可范围来看,它可以储存的危险化学品种类比较多,有易燃气体、液体、固体,氧化剂、腐蚀类以及其他有毒有害的危险化学品,他举例有硝酸钾、硝酸钠、氰化钠、甲苯二异氰酸酯等。

  “根据目前掌握情况,依然不能对瑞海公司仓库危化品种类、数量列出详细准确清单。”高怀友解释,发生爆炸的仓库是中转仓库而非固定仓库,危化品的种类和数量都不固定。

  记者从位于滨海新区政府的现场指挥中心了解到,目前,企业负责人提供的信息和调查情况不统一,是无法准确掌握清单的另一个原因。高怀友说,通过核查海关报关单推算物流仓库化学品的数量和调查询问企业管理人员得到的数据有较大出入。

8月14日,志愿者在天津泰达医院门口搭起服务台。新华社记者郑焕松摄

  由于还不清楚现场的化学品种类和具体位置,给灭火也带来极大难度。不同的化学物质需要采取不同的灭火方法。国家核生化应急救援队在核心爆炸区部署了多部便携式的监测装置,能够实时传送监测数据。同时在稍远处部署了红外遥测车,对爆炸区域的有毒有害气体进行实时检测。

  天津大学化工学院教授卫宏远说,该仓库的爆炸威力之所以这么大,设计上肯定有问题,对于存放危险品要求要有围堰,要有消防池,必须放在通风、阴凉处,这个仓库危险品集装箱摆放肯定有不合理的地方,否则不可能产生连环爆炸。

  危化品“安全距离”如何设定?

  在爆炸发生后,媒体和群众最大的质疑在于为什么这次爆炸会给居民区、轻轨站乃至国家计算机中心造成这么大的影响,其中最重要的,莫过于危化品仓库距离居民区确实太近了。

8月14日,中石化安全工程研究院的工作人员在天津港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现场检测空气质量。新华社记者金立旺摄

  13日凌晨3时,爆炸发生4小时内,记者在距离现场非常近的万科海港城小区和启航嘉园小区外便可以清晰地看见爆炸后的着火点,甚至可以感受到火焰和爆炸带来的热浪。由于当时爆炸刚刚发生,消防队员在疏散群众并拉起警戒线,记者无法走到两个小区距离爆炸点最近的地方,无法估测准确距离。

  14日,记者用百度地图测量并经过实地探访核实后发现,万科清水港湾小区楼盘与该仓库直线最近距离约为560米,而该仓库与轻轨东海路站距离也仅约630米。

  按照国家有关部门2001年出台的《危险化学品经营企业开业条件和技术要求》,大中型危险化学品仓库应选址在远离市区和居民区的当在主导风向的下风向和河流下游的地域;应与周围公共建筑物、交通干线(公路、铁路、水路)、工矿企业等距离至少保持1000米。

8月14日下午,消防队员正在现场灭火。新华社记者金立旺摄

  中国安全健康协会防火防爆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化工大学副教授金鑫认为,这个仓库明显距离居民区太近,导致事故严重波及周围居民小区。中国石油大港石化安全环保处处长、灭火和应急救援专家王玉林在事故救援现场说,从现场情况看,这个危化品仓库与居民区的“安全距离”是不够的。

  此外,爆炸点周边还有许多重要设施,距离爆炸点约630米的轻轨东海路站受到严重损坏,距离爆炸点约1500米的国家超算天津中心(天河一号)虽然系统未受损,但办公楼外墙玻璃大部分破碎。

  卫宏远表示,自己同时也是天河一号的顾问,从结果来看,这么重要的设备系统周围有爆炸隐患确实规划不够合理。

8月13日晚,在天津滨海新区开发区第二小学安置点,刚刚抵达这里的人员领取水、食品、口罩并做登记。新华社记者沈伯韩摄

  除了万科清水港湾,附近还有万科海港城、启航嘉园等小区。为什么这种具有爆炸隐患的仓库会建在人口密集的居住区旁边?对此,万科集团表示,公司是2010年4月获取土地,当时周边为普通物流仓库,之后公司方面并未获悉它改造为危险品仓库的情况。

  记者调查发现,环评文件显示瑞海于2011年成立,2013年投资500万元将原有的物流堆场改造为危险化学品集装箱堆场。(记者李鲲、刘林、毛振华、张华迎、孙洪磊、徐岳、张建新、徐壮志、赵国涛)

作者: 李鲲  编辑: 赵兴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