牺牲奋斗 砥柱中流——抗日战争中的中国共产党人

2015-08-12 20:40  来源: 新华网

  从1931年到1945年,历时14年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尤其是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的全民抗战,是近代以来中国抗击外敌入侵的第一次完全胜利,并在世界面前树立了以弱胜强的光辉范例。

  国难当头之际,中国共产党以明确的政治主张、深邃的战略思想、广泛的民众动员,发挥着中流砥柱的作用,支撑起民族救亡图存的希望,与全国人民一起不断走向胜利。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时光淬炼,始知历史选择。

  战略:抗日战争是持久战

  2015年,日本投降七十周年,四川建川博物馆聚落“侵华日军罪行馆”入门处,黄锈斑斑的日军头盔,如滚滚浊流,映射出历史的黑暗。

  椎心泣血,也让人血脉偾张;忆古抚今,更让人静穆沉思。

  无法否认,80多年前开始的那场战争,对阵双方实力悬殊。从“九一八事变”开始到“七七事变”全面抗战爆发,无论是局部战场的誓死拼杀,还是正面战场连番硬战,一寸山河一寸血,但英勇抗击仍没能摆脱大片国土的沦丧。

  在生死存亡的历史关头,这个有着辉煌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该向何处去?

  1938年5月,延安凤凰山,一孔窑洞里,中国共产党人给出了答案:“中国会亡吗?答复:不会亡,最后胜利是中国的。中国能够速胜吗?答复:不能速胜,抗日战争是持久战。”

  煤油灯下,9天8夜,毛泽东奋笔疾书,以朴素但激动人心的语言,拨开重重迷雾。

  “武器是战争的重要的因素,但不是决定的因素,决定的因素是人不是物。”

  “中国抗日战争中的游击战,决不是可有可无的。”

  “这种持久战,将具体地表现于三个阶段之中。第一个阶段,是敌之战略进攻、我之战略防御的时期。第二个阶段,是敌之战略保守、我之准备反攻的时期。第三个阶段,是我之战略反攻、敌之战略退却的时期。”

  ……

  《论持久战》47000多字的论述,对战争进程乃至历史进程,做出惊人的预见。最后的胜利,更深刻印证了六个字的结论:我必胜、敌必败!

  这个声音,发自西北一隅,迅速传遍全国。“积小胜为大胜,以空间换时间。”国民党最高统帅部副总参谋长白崇禧对《论持久战》这样概括,同时要求以国民党军委会的名义印发全国。

  这本印刷简陋的油印小书,犹如黑暗中发出的一束强光,让四万万中国人在愤懑、彷徨中找到方向,在“亡国论”“速胜论”的喧嚣中,对战争未来、国家前途第一次有了清晰的认识。

  从那时起,延安那座兴建于唐代的古塔,成为照耀中国人走向胜利的灯塔。也从那时起,延安,有了一个新称谓:抗战“圣地”。

  《论持久战》发表后,原来名气不大的延安成为进步人士心向往之的地方,最多时一天有1000人沿着古道来到这里。1942年5月日本人出版的《华北共军现状》披露:北平大学生到大后方去的占20%,投奔解放区的则达70%。“因为人们在这里看到了抗战的信心与决心”,看到了中国共产党人的“定力、静气和智慧,克敌制胜的正确方针和有效方法。”

  北京,妙峰山,今天还能看到“坚持持久战”的摩崖石刻,为1939年八路军挺进军所刻。

 [1] [2] [3] 下一页
作者: 肖春飞 刘书云 钱彤 丁锡国 徐扬  编辑: 纪筱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