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售华武器利大于弊 可从中国获尖端技术

2015-08-12 09:20  来源: 环球时报

  据俄媒消息,中国数年前从乌克兰订购了4艘野牛级气垫船(前两艘已交货)。由于建造该型船的船厂位于克里米亚,因此在俄控制克里米亚后,俄中重新签了合同,不过据称,这种船的引擎还需乌克兰提供,因而能否按时交货还是个未知数。

  联想到最近炒的很火的“俄在坦克大赛修改规则以限制中国”的话题,老资历的军迷看到这里也许会会心一笑,毕竟,这已经不是俄罗斯第一回这么干了,在军售领域,俄罗斯虽为大卖家,但名声着实是不怎么样,差评N多且“死性不改”。这究竟是为什么呢?小编今天就和您闲谈几句。

  一般人说起俄罗斯军售,总会和“人品”扯上关系,毕竟历史上俄罗斯人的信誉记录的确是可以称之为劣迹斑斑,卡廷森林屠杀波兰战俘, “大清洗”收拾自己人,往前追溯,伊凡雷帝连自己儿子都杀……不过客观的说,在那个列强“跑马圈地”的年代里,哪个列强屁股底下没有几本烂账呢?

  虽然军售往往和政治挂钩,但归根结底它还是生意。有鉴于其他列强并没有因为历史上的劣迹而在军火市场坏名声,所以俄罗斯在军售上的恶名,还真跟“人品”和“历史信誉记录”关系不大,而更多的是在商言商,研究买家情况后看人下菜碟的产物。不信?且听小编为您一一道来。

  比如上世纪50年代中国从苏联购买07级驱逐舰就是一个例子,虽然当时正值中苏蜜月期,但苏联却拒绝向中国出售驱逐舰,在毛泽东两度致电斯大林后才同意以17吨黄金一艘的价格出售四艘苏德战争时制造的旧驱逐舰,而据计算按1940年报价日本大和级战列舰造价也才31吨黄金。

  其实新中国早在1950年就利用当时的国际大背景(二战结束后英美等国战舰大规模退役并廉价抛售),通过香港向英国购买48艘拆除武器的舰船(其中包括护卫舰、登陆舰及运输舰等),并定购了2艘林仙级巡洋舰,5艘驱逐舰,4艘扫雷舰用以解放台湾,但这些定货在朝鲜战争爆发后被取消。

  这样一来,中国就只能从苏联购买急需的大型军舰。苏联也看出这是只此一家别无分号的买卖,自然坐地起价。虽然这钱最终是以苏方贷款的方式交付,但苏联还是成功赚了人情。事实上,从苏联时代起俄军售就经常会有那种只能向自己求购先进武器的买主,这种情况下不抬价才是不正常的。

  除此之外,俄制外销武器最受人诟病的莫过于“猴版”问题了。所谓“猴版”,是指相对于“人版”(自用版)而言的,意思是与自用版外形相似但性能区别很大。这说法最早来自于一名苏军叛逃军官维克托o苏沃洛夫的回忆录。但客观的说,有几个军售大国敢号称自己不存在“猴版”问题呢?

  比如备受诟病的俄罗斯外贸型T-72M坦克,和俄罗斯自用的T-72A/B在装甲、防护、火控等各方面都存在着巨大的差距。在它经历的历次战争中,战绩一直很糟糕,两次伊拉克战争中更是因为时长被掀飞炮塔而名声扫地。然而“猴版”这一切与虽有关系,但并非决定性因素。

  为什么呢?还是以伊拉克为例,首先,T-72M在出售给伊拉克时,并没有设定它要直面主要军事强国的第三代精锐坦克。其次,以伊拉克陆军的训练水平和战术打法(把坦克埋在沙子里当炮台)都严重落后于对手。再次,在现代体系化作战的条件下,一件武器再凌厉也无法挽救整个体系的落后。

  这也是苏/俄系外贸武器处于的一种尴尬境地,即他们的使用者往往缺乏训练,要用存在代差且不成体系的武器去挑战现代化军事强国,而这种差距所造成的惨败往往需要让武器负责“背锅”,这也直接影响了世界对俄罗斯军售的印象。

  另外俄制外贸武器的质量也常常受人指责。比如印度从俄进口的“龙卷风”火箭炮,该炮的火控系统中的陀螺自动定位系统存在缺陷。印方要求火控系统要能在40-50摄氏度的温度下正常工作,但该炮所能承受的最高温只有36摄氏度。对此俄方建议为该炮加装冷却系统,不过费用须由印方支付。

  像这种未能达到订货方技术需求的事情在俄对外军售中并不鲜见,而俄通常也能做出提出改装方案然后厚着脸皮要改装费的事儿。当然,也有不吃这套的买主,2008年时,阿尔及利亚就因认为某些零件存在质量问题或曾经使用过把进口俄的米格29战机退货,对这种事俄通常都归结于政治等原因。

  当然,很多时候俄制外贸武器出问题也有武器使用者本身的原因,传统上俄制武器的许多用户往往兵员素质不佳,国家的经济与技术实力差,不要说正常的保养,就是正确的使用武器都成问题,比如俄出口印度的基洛级潜艇,今天撞船明天自爆,保养更是一塌糊涂,这种情况,也怪不了俄罗斯。

  “没有金刚钻,敢揽瓷器活儿”也是苏联解体后俄军售的常见问题。比较著名的是印度超日王航母的案例。1994年,经费短缺的俄提出把着过火的该舰“赠予”印度,只要印支付翻修和战机费用。单之后翻修费从4亿美元升至7亿。再之后又签了份15亿美元的协议,然后约定2008年8月交付。

  事实是,苏联时代的俄航母建造主要在今天的乌克兰境内,俄罗斯并不具备建造航母一类大型水面舰艇的能力,承接戈尔什科夫号(超日王号前身)改造任务的北德文斯克船厂在苏联时代以制造潜艇为主要工作,造航母纯粹外行,最终,在预定交付日五年后,印度才得到航母。

  不过,这却使俄罗斯借机恢复了一定的航母制造能力,类似情况的还有大名鼎鼎的布拉莫斯反舰导弹。1999年俄印协议共同开发一种新反舰导弹,将以俄“红宝石”反舰导弹为基础开发。其中,印度方面出资1.26亿美元占据50.5%的股权,俄罗斯方面出资1.24亿美元持有49.5%的股权。

  在宣传中,布拉莫斯的射速是鱼叉的3倍,射程达鱼叉的2倍,后来又发展了小型化的布拉莫斯-2,看起来是一个很成功的产品。然而,说好的双方合作,但至少目前看来,印度产的布拉莫斯导弹充其量说是组装而已。而俄方则利用了印度充裕的资金,发展了一款很适合自己的反舰导弹。

  可是有时候,还有那种自愿当小白鼠的用户,比如俄出口印度的SU-30MKI,安装了鸭翼和先进的AL-31FP推力矢量发动机,连气动布局都改了,还换装了大量的航电系统。但是如此“先进”的战机,俄不但没有在出口中国的SU-30MKK上应用,当时自己本身也没列装。

  现在基本成熟的SU-30MKI已经是俄罗斯苏霍伊公司的出口拳头产品,不但俄空军自己装备,还出口印尼,马来西亚,越南等国家。虽然俄罗斯这手是典型的的借鸡生蛋,但谁让你用户自己提出来这么多大胆的要求呢?有印度飞行员免费冒险验证新技术,自然是极好的……

  还有些时候,俄罗斯本身会拿军售当成外交上的一张牌来打(不过,谁不是呢?)。最典型的是俄向伊朗出售防空导弹一事,俄伊早在2007年就签订总价8亿美元的S-300防空导弹合约,但2010年俄以联合国决议为由中止了这一合同,今年年初在俄与西方关系不佳的情况下,俄又恢复了这一合同。

  类似这种情况,让俄罗斯在对外军售上落下了反复无常的恶名。不过,正如俄哲学家别尔嘉耶所说的:俄罗斯是欧洲的女人。双头鹰旗下生活的这个国家,如女人般妩媚动人,又如女人般慧黠善变,正因如此,世界离不开女人,军售也离不开俄罗斯。本期的《出鞘》就到这里,我们明天再见。

  俄罗斯“焦点新闻外的俄罗斯”网站8月11日文章,原题:克隆的崛起对华武器出口给俄罗斯带来一连串战略利益。这不仅是一条快捷生财之道,俄通过对华出口武器抗衡美国在亚洲的军力也产生战略效果。北京对先进武器的需求确保了俄军工业良好运转,并迫使美国调用大量资源应对中国,这也减少了对俄的侧翼压力。

  但俄对华武器出口也存在不利之处。中国人常购买数量有限的“样品”,拆解并进行仿造。随着中国军工业水平的提高,莫斯科看到其国际市场份额受到威胁。中国如今已有能力侵蚀俄传统出口市场。

  但《俄罗斯外交政策:利益、向量与部门》一书作者尼古拉·格罗斯杰夫等人称,“俄需要出售武器确保军工就业,产生收入用于国防研发。而中国是最大的潜在市场。”这种政策没什么错。事实证明,苏联解体后,新出现的中国市场成了俄的生命线。安德鲁·谭在《全球武器贸易手册》中称,1993年俄一半军工企业破产倒闭。中国资金注入对俄军工业生存和复苏至关重要。上世纪90年代,俄军工业一半销售收入来自中国。因此,对华军售对俄而言绝非自杀行为。如今,俄又面临西方经济制裁,并指望从中国获得微电子和其他尖端技术。

  对华出口武器总有一定风险,但对莫斯科来说还有关键优势。谭说,俄通过军售对中国产生的影响力,并不仅限于控制重要部件和硬件的供应。每年,解放军都派出数百名军官赴俄学习军事科学及如何操作俄制武器。自然而然,一些解放军学员会产生亲俄看法,或相对西方而言,正面评价俄军事转型模式。这还可能促成曾在俄学习的解放军指挥官的个人亲近感。

  武器贸易是21世纪俄中关系的基础。 中国在武器技术上仍落后西方至少20年,只有在俄协助下才能赶上。而俄也正得到中国支持,中国人如今能带来资金、市场和舒适外交,是俄的关键伙伴。两国互相需要。▲(作者拉克什·克里什南·希姆哈,乔恒译)

作者:  编辑: 吴静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