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委组织部副部长常世雄涉违纪被立案

2015-07-28 17:11  来源:中国新闻网

  常世雄(资料图片据人民网)

  中新网7月28日电 据湖南省纪委监察厅网站消息,湖南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省委老干部局局长常世雄涉嫌违纪,于近日被立案并停职接受组织调查。

  常世雄,男,汉族,1958年5月出生,山西太原人,中央党校在职研究生学历。1976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5年7月参加工作。曾在株洲市郊区曲尺公社、株洲市公安局、共青团株洲市委、株洲市编委、株洲市乡镇企业局、醴陵市委、株洲市委老干部局、株洲市委组织部等单位工作。2000年11月至2006年3月任省委老干部局副局长,2006年3月至2008年5月任省委老干部局局长,2008年5月至今任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省委老干部局局长。

  此前报道

  【湖南省委组织部副部长被指索贿130万买房】

  进口大理石、羊毛地毯、真皮座椅……耗资700多万元装修、试营业几个月后,1000多平方米的“老干部食堂”关门,一场指向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的举报开始。发生在湖南省委大院金秋楼的这起举报,正向更广阔处延伸。《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发现,此事背后还牵涉老干局楼堂建设、地产开发、租赁等多个问题。

  近日,湖南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省委老干部局局长常世雄,被企业公开实名举报,称其以虚假项目招商,并向企业索贿近130万元用于购买房产。据介绍,此次举报内容已获相关领导批示,目前正处于初查阶段。

  此外,记者从规划等部门查实,涉事的“活动中心三期项目”并无相关规划手续,而耗资1.68亿元建成的“二期项目”(金秋楼),造价超过6000元/平方米,且存在违规开建、未验收即使用、安全质量等问题。该局还曾在长沙开发两处地产,也被举报存在诸多问题。

  多事的食堂

  精美的餐具,整齐地码放在发霉的地毯上;金色的皮椅,围绕着实木旋转餐桌;巨大的水晶灯、大理石地板……大门紧锁,窗帘低垂,如果不是厕所持续传来的漏水声,这个上千平方米的饭店几乎没有任何动静。近日,记者进入位于湖南省委大院旁、老干局金秋楼一楼的“老干部食堂”,发现其早已停业。

  而记者从湖南省委老干部局了解到,此次针对常世雄的举报,除反腐大环境的背景外,直接原因即该停业食堂。承包该食堂的某地产企业,在耗资700多万元完成装修、投入试运营后,发现该食堂所在的金秋楼并未验收,也无任何行政许可,无法办理相关证照,且存在质量问题。

  据公开报道,金秋楼于2009年奠基,相关报道称“该楼总投资1.28亿元,建筑面积2.65万平方米,实行全程代建,建设工期为20个月”,地上11层,地下一层。但记者从多方证实,该楼至今尚未完成建设,且有老干局相关人员称,其实际投资高达1.68亿元,这意味着其每平方米造价近6300元,远高于当地平均1000多元的土建价格,而建筑面积实际并未达到2.65万平方米。

  在官方资料中,金秋楼项目被称作“省老干活动中心二期工程”,作为老干局的二级单位,湖南省老干部活动中心(以下简称“活动中心”)是名义上的业主方。记者在长沙市规划局查询到的资料显示,该项目在2010年上报,但在2013年8月1日才获建设工程用地规划审批。这意味着金秋楼建成后才获得了部分规划审批。

  “究竟有什么问题,至今都没搞好验收?”活动中心相关人员称,活动中心大院内原本即有食堂,位于东海楼,金秋楼这个豪华食堂属于重复设置,甚至,金秋楼本身也属于多余建设,因为已经建成的东海楼、南山楼不仅足够自用,且始终大量出租。

  该人士还透露,此前因为赶走东海楼食堂承包人未给补偿,导致对方以喝农药闹事,曾一度引起高层关注,更早之前,还有过港商在完成东海楼装修后发生纠纷的旧事。

  多方信源向记者透露,在金秋楼食堂装修前及装修期间,常世雄曾多次将承包企业喊到省老干局会议室播放幻灯片,要求更改装修方案,提高“档次”。据了解,该食堂在2013年年末完成装修后,水、电、气均未通,到2014年3月才开始试营业,当年9月底关门。

  八个月后,2015年5月末,承租企业选择在网上公开实名举报省委组织部副部长、老干局局长常世雄,称其以虚假项目为诱饵,要求企业高标准装修并承包金秋楼食堂,在此过程中索要房产。

  百万购房款

  记者从老干局相关人员获得资料显示,在2013年7月12日,活动中心作为甲方,与湖南某置业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签订房屋租赁合同。合同中表明该餐厅建筑面积为1340平方米。租金则约定为每年100万元,每三月缴纳一次租金。

  此外,在上述合同签订当天,活动中心还与A公司签订了《湖南省老干部活动中心干部职工宿舍危房改造合作协议》。该协议指明,危房地块位于金秋楼东侧,地块面积约16.222亩,“实际有效面积13.208亩”。

  “这个就是所谓的三期工程,但实际上是没有任何立项、审批的,纯属虚构。”知情人透露。记者随后从规划等部门核实,确无该项目的申报信息。

  而A公司在举报中称,经省委组织部李某某介绍认识常世雄后,常即宣称可以给A公司三期项目做,此后又以验证该公司实力为名,要求该公司装修并承包金秋楼食堂。

  A公司称,在这一过程中,常提出因为自己的女儿要从某公职调到某银行任职,要求该公司在长沙市天心区九峰小区购买一套房产,以便女儿就近上班居住。具体购房过程中,常世雄及妻子罗某某均有出面,罗为当地公安系统公职人员。

  据参与此事的房产中介公司人员回忆,2013年8月初,常世雄及其妻罗某某先后在九峰小区看了三四套房产,最终看中该小区一区17栋601(160平方米、带车位、杂屋)。此后在通城国际酒店与业主杨某见面,但未谈拢价格。此后在中介沟通下,最终敲定售价为165万元。8月21日,业主杨某在中介公司盖章的制式合同中,亦标明其房产售价为165万元。

  相关记录显示,2013年8月28日,业主杨某与罗某某前往长沙市二手房交易中心办理过户手续。根据长沙相关规定,他们需在一楼的中信银行储蓄所开设监管资金账户,罗在监管账户存入48.5万元,并以此金额与杨某签订合同编号为KF1308280091的二手房买卖合同。记者获悉,举报以来,常世雄一方还出具了一份总额为64万元的合同。

  高价风险

  但中介人员回忆及A公司举报函均称,当天A公司以黑色塑料袋带来110多万元现金,此后在银行用两台验钞机清点,罗某某、杨某及A公司人员则在两三米外休息区等候。

  人证之外,记者获得的杨某、A公司账户交易明细清单显示,在2013年8月27日,A公司人员曾支取120万元,而次日即过户房产当日,杨某则在监管账户中存入现金113.6万元。

  据A公司举报,除该笔现金外,该公司还支付了中介费、税金、保证金等14万元。最终,该公司称在房产交易中,其出资超128万元。

  据举报材料,2014年,A公司在承包食堂后,随即发现,由于金秋楼无行政许可,无竣工验收,无法办理餐饮特许行业相关营业证照,又前往相关部门咨询,发现并不存在所谓“三期开发工程”,便开始与老干局、活动中心、常世雄交涉。

  活动中心人员出示的往来函件显示,A公司在2014年9月后陆续发来多份公函,催促解决问题,并通知解除房屋租赁合同。活动中心主任常军还曾与A公司一起抓阄决定评估公司,但后又以省钱为由,取消了评估。

  “50万元的诚意金要退,但后来又决定不退了。常军说只要他当一天主任,这钱就不退。”活动中心人员介绍,双方的纠纷,除了食堂装修款外,还有此前签订履行房屋租赁合同时收取的50万元“诚意金”、46万元工程款及数万元餐费,纠纷总金额合计上千万元。该中心主任常军负责交涉,在举报出现后,常军还曾到纪委部门陈述交涉过程。

  有趣的是,记者了解到,在公开举报前,常世雄曾与A公司人员面谈,并表示涉事房产并不值165万元,并在随后根据64万元的那份合同,向A公司退还差价15.5万元。而知情人称,所谓的64万元合同,实际上就是一份假合同,合同中的“杨某”并非业主杨某本人签字。

  “这么做,最大的可能就是防止将来出事,所以把金额通过协议形式变小。”知情人分析称。采访中,记者还从相关部门证实,老干局在长沙另外两个地产项目“嘉盛逸林”和“嘉盛和园”亦曾被其内部人举报违规开发建设。

  据了解,上述两个项目用地均为划拨土地,原属老干局下属老干所。其中嘉盛逸林面积较小,而嘉盛和园则占地颇大,其户型最小为130平方米,最大为240平方米。前者目前售价为5000元/平方米。

  据常世雄2015年5月12日,在《湖南日报》撰文,湖南省现有82万离退休干部,常提出应“组织老同志在主要媒体网站积极发声、扶正祛邪,净化网络舆论环境”。

  据介绍,企业在网上公开实名举报后,湖南省纪委有关领导随即批示进行初查。截至发稿,常世雄、其妻罗某某、省委组织部李某某等均未对此事作出回应。活动中心则称已就此向有关部门汇报。

作者: 编辑:杨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