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款新机型将亮相93阅兵 是否挂载实弹引发猜想

2015-07-16 09:13  来源: 国际在线

  随着9月3日日益临近,参加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的空中梯队也加快了训练节奏。近日,网络上公布了多张进行阅兵训练的解放军军机图片,尽管这些图片并不能全面展示此次阅兵空中梯队的情况,但也足以让外界大致了解解放军参加此次阅兵的主要机型以及特点。专家认为,编队飞行看似简单,但其中也有不少学问。

  参阅飞机亮点颇多

  从目前网络上公布的照片看,此次阅兵亮点颇多。首先是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首次以歼-10战机接受检阅,该表演队与一架空警-2000编队,很可能作为整个阅兵空中梯队的领头雁首先飞过天安门上空。相比之下,上次阅兵中八一飞行表演队使用的还是歼-7GB表演机。其次,参加阅兵的歼击机均为第三代战斗机,从图片显示的信息看,参阅主要歼击机包括歼-10、歼-11、歼-11B、歼-15,上述机型均为第三代战机。而上次阅兵,仍有歼-7、歼-8等二代机型参加检阅。第三,参阅新机型多,包括歼-11B、歼-15、轰-6K、直-10、直-19、被网友称为“高新3号”的空军电子侦察机、海军的运-8警戒机等都是首次参加阅兵。其中轰-6K是刚刚公开露面的机型,“高新3号”、运-8警戒机、运-8平衡木预警机等飞机代表中国军队在信息化建设中的最新成果。

  另外,武装直升机是一个很大的亮点,主要体现在机型新、数量多、编队新颖。直-10、直-19武装直升机都是服役以来首次接受检阅,而且组成代表抗战胜利70周年的阿拉伯数字70造型。这是中国军机首次在阅兵空中梯队中展示数字造型。此外,还有数量较多的直-8、直-9WA直升机,显得气势磅礴。相信随着阅兵日期临近和训练进一步深化,编队飞行训练会在北京城区上空按照检阅航线进行彩排。

  编队飞行大有讲究

  此次阅兵训练要比往常阅兵训练启动时间晚,这也体现出解放军训练水平提高,不需要进行大量突击训练,即能满足阅兵需要。阅兵的编队飞行和航展上的飞行表演不同,后者追求惊险刺激,要飞出飞机的极限性能,而在首都上空的阅兵飞行则必须强调安全第一,必须要在观赏性和安全之间找到平衡点。当然,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需要有气势,展现中国空中力量的建设成就。从确保安全的角度讲,并不需要过于密集的编队。从今年俄罗斯举行的胜利日阅兵也可看出,除了“勇士”飞行表演队和“雨燕”飞行表演队的编队较为密集以外,其他飞机均以小编队接受检阅,飞机间隔也较大。

  仅就小编队飞行而言,此次阅兵难度并不算很高。但阅兵强调在各种气象条件下的安全飞行。在能见度很好、气流稳定的情况下飞行当然很容易,但在能见度不高、气流紊乱的情况下如何应付特情,就需要大量训练。前几天,台湾举行的抗战胜利70周年国防力量展示中,IDF战斗机编队通场时,一架战斗机就因为气流紊乱,险些与邻机相撞。因此,空中梯队,必须把特情、对策都想到,并且通过反复训练确保极端情况下的安全。另外,尽管编队飞行并不难,但把编队飞行飞得像铁板一块,并不容易,特别是小飞机和大飞机编队飞行,战斗机受到的气流干扰会很大。这也需要反复训练,精益求精。很多飞机机翼、机身上都涂有一些标志物,实际上就是为了方便空中编队用的。

  另外,检阅空中梯队训练效果的一项指标是“米秒不差”,也就是在预定的时间,抵达预定空域,这很考验协同能力。有人会说,普通人根本看不出来,差个一秒两秒也不算啥。实际上,这有着很重要的军事意义。在实战中,米秒不差体现的是一支军队协同作战能力。否则,地面部队都已冲上敌人阵地,自己的飞机再轰炸,不仅不能消灭敌人,反而会误伤战友。

  要不要挂实弹?

  从网络上披露的图片来看,此次阅兵沿袭国庆60周年阅兵的惯例,所有战机均挂弹飞行。例如,新型轰-6K轰炸机携带被网友称为“长剑-20”的巡航导弹(上次阅兵轰-6也携带两枚大型导弹)。歼-10、歼-11也都挂载空空导弹。相比之下,俄罗斯今年进行的卫国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中,各型轰炸机、攻击机、战斗机均未外挂武器弹药。

  那中国受阅战机挂载的是实弹吗?一名中国军事专家15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从挂载的空空导弹涂装来看,肯定不是训练弹,训练弹的颜色与实弹颜色不同。至于是模型弹还是实弹尚没有权威信息证实。但专家认为,不主张飞机携带实弹接受检阅。一方面,这会带来很大风险,特别是大型对地弹药,一旦因故脱落,后果不堪设想。这一点和地面接受检阅的导弹完全不同,因为后者的安全性较高。前段时间,伊拉克的一架苏-25攻击机执行任务返航时所载炸弹因为挂架故障坠入居民区,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另一方面,频繁挂载实弹飞行,也会减少一些实弹的寿命。一些弹药的寿命指标中包括挂载次数,达到一定挂载次数就要报废,如果使用这样的实弹进行阅兵训练或者参与阅兵,无疑是种浪费。另外,有些飞机挂弹后从外观上看也不明显,起不到很好的展示效果,也就可有可无。

作者:  编辑: 吴静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