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痛的汽笛声响起

2015-06-08 19:17  来源: 中国青年报

【救援进行时】载458人客船长江沉没

  6月7日是“东方之星”号客轮遇难者的“头七”祭日。上午9时,长江湖北监利大马洲水域,人们在雨中面对打捞出水的“东方之星”,肃立默哀3分钟。本报记者陈剑/摄

  6月7日,长江边,小城监利,雨一直下。

  来自上海的张先生,一大早赶到长江边,想寻找一座寺庙,祭奠母亲。

  6月1日21时28分左右,他母亲乘坐的重庆东方轮船公司“东方之星”号客轮,从南京出发行至湖北监利大马洲水域,瞬间翻沉。那是一个风雨交加、江涛汹涌的夜晚。

  如果悲剧没有发生,“东方之星”搭载的456名游客和船员们,今天应该进入他们旅程的第11天,抵达水路的终点重庆市。灾难不期而至,除了14位幸存者,今天——6月7日,成为逝者的“头七”祭日。“东方之星”号永不抵达。

  遇难者中,多为耄耋老人,也有生命之花含苞未开的3岁稚童。悲伤击穿了他们的亲人。

  张先生终于找到一座寺庙,点上一炷香,青烟弥漫开来,但带不走他的思念:“妈妈,我想你,你怎么不告别就离开了我们。”

  就在张先生祭拜母亲的时刻,“东方之星”号的救援现场,搜救人员哀悼遇难者的活动正在举行。21年来无数次穿梭于三峡间,一次次越过“万重山”的“东方之星”号,经历了翻沉、扶正、吊起之后,已伤痕累累,悲凉地矗立在雨中。

  9时5分,救援现场所有船舶同时鸣笛3分钟,搜救人员集体为遇难者脱帽默哀。

  刺破长空的汽笛声响起时,曾尟枚正在“东方之星”船体二楼进行地毯式搜索。她先是一愣,之后泪流满面。

  这位在救援现场坚守了100多个小时的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急诊科护士长,直到这一刻才肯相信,她守护多日的“东方之星”可能再不会有生命的奇迹。

  几天几夜,47岁的曾护士长始终站在离侧翻船体最近的岸边,每一次潜水员下水搜救,她都在心里默念,“这次一定要带上来一位生还者”。

  21岁的船员陈书涵被潜水员救出后,就是曾尟枚和一名医生第一时间对他进行急救的。也正是有了这次急救经历,曾尟枚一直相信船舱内一定还有生命的奇迹,那些曾经从船舱里传出的求救的敲击声就是生的渴望。

  曾尟枚说,她是多么希望告别的汽笛声永远不要响起。

  汽笛声响起的时刻,海军工程大学的潜水员官东和他的7位战友站在“东方之星”的甲板低头默哀。“东方之星”翻沉后,官东和他的数十位战友,一次次下潜到黑暗的水下,冒着生命危险救起了两位幸存者,并把多名遇难者从水下带回。

  无数次在水下“东方之星”的舱室间穿行,官东几乎是用手认清楚了这艘客轮的结构。今天,他第一次站在重新浮出水面的“东方之星”甲板上,仔细打量着已经斑驳的船体,与记忆中水下的环境一一对照。

  大家都称赞官东是英雄,他曾在水下把自己的潜水头盔让给受惊吓的幸存者。汽笛声中,他回味着几天来内心的起伏跌宕。开始一两天,下水救人,官东既激动又紧张,一心想着多救人。后来,生命探测仪探测不到生命迹象了,他变得焦灼不安,担心看到一条条生命的逝去。

  长江水从小城监利边流过,和很多长江沿岸的城市一样,从城中心走不了多远就能抵达江边。“头七”祭日,很多遇难者的家属都在看得见江的地方祭奠亲人。他们的脸上,雨水与泪水和在一起。蜡烛跳动的火苗,寄托哀思的黄白菊花,还有一份份逝者生前喜欢的物品:或是一个毛绒玩具,或是一盘新鲜的水果……

  几位浙江来的遇难者亲属搭建了一个小小的灵堂,当几个人把一瓶酒洒在地上时,家中最年长的阿姨叹了口气,对着照片里的亲人说:“你呀,这一辈子就是好这个。”

  默哀仪式结束后,曾尟枚擦干眼泪继续和战友们在“东方之星”内搜索。在客舱的底层,他们又找到一具遇难者遗体。战友们一同立正默哀。之后,曾尟枚为逝者细细擦净身上的泥土,把他送回陆地,“他的家人一定还在焦急地等待”。

  上海的张先生沿着江边走了很久,用相机一张张地记录着监利小城的一草一木。这是母亲离开的地方。

作者:  编辑: 杨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