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让我接您回家——一位青年法医的救援手记

2015-06-08 19:17  来源: 中青在线
  中青在线讯  6月2日,同事们在讨论“东方之星”翻沉事故。法医陈勇锋隐隐感觉到,自己将会因为从事这份特殊的职业,见证这历史性的悲恸。

  陈勇锋,32岁,湖北荆门公安局刑侦支队法医鉴定所民警。他从警即在法医部门,今年已是第8个年头。3日,湖北省公安厅紧急召集邻近市州公安力量增援监利,陈勇锋和战友们背上行囊,一路急驰。越来越近,他们感到压抑,开始沉默。

  进入主检馆场,全场肃静。遇难者的遗体被小心地、一排排地摆放待检,瞬间震撼了青年法医的内心。陈勇锋试图用不眠不休来麻痹内心的悲痛,试图用日夜奋战来告慰遇难者在天之灵。勘查遗体,提取DNA检材以待比对,陈勇锋默默告诉遇难同胞:“请让我接您回家。”

  6月3日第一天

  “监利,我来了”

  领导的叮嘱还在脑海里回响,警车在高速上急驰,大家表情凝重,为使命而战斗。

  “6•1东方之星客轮翻沉事件”牵动众人心,能亲自奔赴一线,无悔服务,是对逝者最好的缅怀。

  监利,我来了。

  顾不上休息,迅速在县公安局报到分组后,我们来到此行的工作点——容城殡仪馆。

  从进门口起,一层一层,整个殡仪馆是肃静的,公安、民政殡葬、卫计委的工作人员,默然有序,各自在分区岗位工作。

  今天下午的工作量不大,主要是蛙人打捞起的遗体,21具,荆门分包7组。我们动作轻缓,默默为逝者祈祷。

  全省很多地市的同行先后都来了,整个监利县城宾馆由政府统一管理,晚10点才拿到住宿的房牌。

  今晚注定无眠。

  6月4日第二天

  “我既希望遗体不来,这样还有生还的可能。又或许,遗体早点来,家属更好接受”

  后半夜很晚才睡,早上6:20醒后,翻阅着那本《基督山伯爵》,7:30没有电话安排,什么情况?

  今天的雨依旧下得凄凉。

  8:00过早时,接到主检会场组的指令,荆门组今天上午待命。

  为什么,在宾馆觉得不自在? 11点多,在监利县公安局食堂匆匆吃过午餐后,我就来到殡仪馆。在检验会场待命,哪怕没有事情做,也觉得心踏实很多。这样的大事件,能贡献一点,这种荣誉感不是平时能有。

  今天,船在切割在焊接,在寻找生命迹象。72小时黄金法则,谁都不会放弃。

  今天,我既希望遗体不来,这样还有生还的可能。又或许,遗体早点来,家属更好接受。感性与理性间交替。

  心情沉重。

  两天来穿梭于监利的大街小巷,还没太融入这城。监利的路很宽,印象也仅限于车窗里的匆匆一瞥,偶尔在广播里听听。全城都是黄丝带,只要是系有黄丝带的车辆,招手即停,送沉船事故家属到达目的地。

  灾难事故前,人心暖暖的。

  6月5日第三天

  “从事法医第八个年头,第一次在殡仪馆吃饭,吃不出滋味”

  天气好转,温度30度。沉船开始扶正,卫生防疫开始工作。

  大家做好了大范围工作的准备。

  84消毒液不停在喷洒,空气中的混合味道很奇特。

  上午的主检会场由荆门为主,荆州相辅。17具遗体陆续运来,民政部门第一次清洗干净后,我们在主检会场进行法医检验,拍照,提取DNA生物检材,工作速度很快。

  12:15,在殡仪馆餐饮部进餐,第一次和穿不同颜色衣服的同行就餐,大家都很辛苦。

  从事法医第八个年头,第一次在殡仪馆吃饭,吃不出滋味。

  今晚“东方之星”沉船扶正后出水,搜救人员全面上船,工作量将迎来高峰。

   6月6日第四天

  “看着不断上升的检验数字,心里只有沉重”

  凌晨2点,电话声唤醒倦意。出发,今天所有组全部就位。

  月夜、星空、风清,早已熟悉深夜工作,大家都不容易,武汉的兄弟已经坚守了12个小时。

  进入“会场”,就是“战场”,大家懈怠不得。提神,速度再快一点,忙完的间隙还能在室外短暂休息,看着不断上升的检验数字,心里只有沉重。

  夜很静,一阵忙活后,4点多迎来一夜最难受的时刻,饥饿、疲倦,身体的灵活性明显下降。我们都在默默支撑,默默鼓劲。

  身上的隔离服早已被汗浸透,有战友靠着车边小睡。黎明破晓,辛苦的工作才刚开始。

  7:15,太阳起,温度升,没有风,闷热。

  早餐是馒头、稀饭和面条,地点在殡仪馆餐饮部,唯一不同的是,今天的早餐速度还要快一点,工作人员很多,供应不足。

  想着呆会儿还有几小时的辛苦,不吃不行,吃多了也不行。

  上午8:30,室外都有很强烈的腐败气味。

  此时,不知不觉间和宜昌、荆州同行完成了100余具遗体的检验。

  标号已经在200+了,时间10:30。

  没有休息,没有喊累,外围的家属殷切期盼,唯有坚持,唯有奉献。

  16:30,遗体检验数量增至320+,已连续近15小时没有闭眼,大家鼓足干劲,直到最后一班。

  也许是极度倦了,有同事开始询问剩余的检验数目,一波两波计算着自己的任务量。

  直到18:20,当最后一个检材取完,清洗着手术器械,提着检验箱走出殡仪馆大门口时,我转过身默默注视着大厅。

  我为逝去的灵魂致敬。

  从凌晨两点起,好像已连续工作16个多小时。

  躺在床上,睡意却无,过电影般回放着这些天的画面,确实不容易。此次监利之行是我一辈子的回忆,也是我一辈子的成绩,我感谢辛劳,让我成长。

  愿逝者安息,生者坚强。

   6月7日第五天

  平淡、平安可能是人生最大的福分

  迫不及待。出门几日,远离妻儿,确实想念他们,家永远是最温暖的避风港。最后借用小爱一句:“嫁给警察,我没想大富大贵,真正的爱在平淡间,在于珍惜。”

  确实,平淡、平安可能是人生最大的福分,我们且行,且珍惜!

作者:  编辑: 杨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