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或现“南涝北旱” 长江发生大洪水概率多大?

2015-06-02 20:07  来源: 新华网
  作为中国第一大江河,有关长江流域汛情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国人关注。据气象预测,受厄尔尼诺现象影响,今年汛期我国可能出现“南涝北旱”,长江流域部分地区正位于主降雨带的影响之下。

  今年长江可能发生较大洪水吗?目前防汛备汛形势如何?记者日前随水利部“防汛备汛行”采访团前往长江流域“一探究竟”。

  一问:今年长江发生大洪水概率多大?

  汉口江滩附近,一艘编号为“水文302”的小船静静泊在岸边。远处,浩淼的长江翻滚着浪花。

  这里就是长江委水文局汉口水文站。这座始建于1865年的百年老站,监测着汉江汇入后的长江干流水情变化情况,对于长江干流防汛抗灾具有重要意义。

  记者采访时,汉口水文站的水位为21.38米,离25米的设防水位还有一定距离。汉口水文分局局长刘少安介绍,受多种因素影响,今年长江干流的底水比往年稍高0.58米。

  从整个长江流域来看,入汛以来已经出现多次强降雨过程。长江委防办副主任陈桂亚介绍,入汛以来,流域内江西、湖南、贵州等省市出现多次强降雨过程,尤其是两湖水系降雨强度大。强降雨导致湖南湘江、江西赣江等部分支流一度超过警戒水位或历史水位,湖南、江西部分地区发生山洪滑坡泥石流灾害,一些城市出现局部内涝。

  “根据气象水文预测分析,今年汛期4月至10月长江流域降雨略偏多,其中长江上游降雨基本正常,中下游降雨偏多;6月至8月,中游大部地区降雨偏多两成左右。”陈桂亚表示,“今年长江防汛形势不容乐观,必须高度警惕。”

  二问:水库群如何破解发电与防洪矛盾?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人类面对洪水时不再“一筹莫展”,大型水库以其强大的“吞吐”能力,发挥着削峰拦洪的“中流砥柱”作用。自2012年以后,长江上游大型控制性水库不断投入使用。

  然而,对于水电站来说,降低水位腾出库容,也意味着发电量的损失。面对即将到来的长江主汛期,各大水库如何破解发电与防洪矛盾?

  “发电公司作为企业追求利润最大化无可厚非,但长江上的水电站都属于长江水资源综合开发利用项目,必须要发挥防洪效益。对于这一点,大家目标一致,思想一致。”长江防总秘书长、长江委副主任魏山忠介绍,长江委作为长江流域防汛抗旱组织指挥机构,近年来不断优化长江中上游水库群联合调度方案,纳入联合调度的水库从2012年的10座增加到目前的21座。这些水库总库容约1000亿立方米、调节库容460亿立方米、防洪库容360亿立方米,是护佑长江安澜的有力保障。

  据了解,目前除金沙江中游梯级、向家坝、碧口、万安、三峡等水库外,长江流域主要水库水位均已消落至汛限水位以下。其中,锦屏一级、亭子口水库在死水位附近;三峡水库将按优化调度方案要求,于6月10日消落到汛限水位,全力腾出库容应战汛期“洪魔”。

  三问:“城里看海”能否改善?

  走进长江委水文局水文情报预报中心,密密麻麻的监测站点几乎覆盖住整个电脑屏幕。中心主任周新春介绍,目前长江全流域7000多个水雨情监测站点数据都能实时上传至长江委水文局。他们对数据进行整理分析,利用预测模型判断将有多少流量进入河道,及时发出洪水预警。

  近年来,随着水利工程建设不断加强,我国大江大河的防汛形势较为平稳。然而,“外洪”威胁减少的同时,“内涝”又成新忧,各大城市“汛期看海”现象层出不穷。

  “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全国657座城市中有300多座城市的防洪标准不达标,其中70%以上城市排涝能力水平达不到国家规定的标准,90%的老城区达不到国家规定标准的下限。”国家防办副主任张家团表示,这其中既有投入不足的问题,也有思想重视不够的原因。

  魏山忠认为,目前一些城市已经意识到“看不见”的城市下水道建设问题,不仅在地下深层建设主排水渠道,也通过铺设易渗漏地砖、增加土壤渗漏等措施减少地表径流,缓解内涝压力。

  而一旦出现内涝灾情,及时排出积水显得尤为必要。在武汉市罗家路泵站,记者看到,泵站组建了应急抢险分队,配备了应急发电机组、流动泵车及潜水泵等抢险设备,在防汛排渍期间随时保持24小时待命状态,及时处置突发险情。

  专家表示,面对汛期错综复杂的天气形势,各地要进一步排查易涝易渍地点,及时检修排涝泵站,做好突发险情应急预案,最大程度保卫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作者: 林晖 黄艳  编辑: 纪筱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