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担心澳大利亚减息会令国际货币战恶化

2015-05-06 16:32  来源: 新华网
  澳大利亚储备银行(澳央行)5日宣布将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2%,该利率已达到1968年以来的最低点。这令部分国际经济学家担心,国际货币战可能恶化。

  美国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经济学教授努里尔·鲁比尼近日指出,今年初以来,全球20多家央行跟随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的步伐,采取了宽松的货币政策。欧元区边缘国家需要弱势货币来降低外部赤字、推动增长。但量化宽松带来的弱势欧元进一步扩大了德国经常账户顺差,去年,德国经常账户顺差占GDP的比重达到惊人的8%。加上其它核心国家外部顺差也在增加,欧元区(经济)整体严重失衡,且不断加剧。

  日本量化宽松是首相安倍晋三改革计划——安倍经济学射出的第一支箭。该措施的实施大幅削弱了日元,使得日本贸易顺差不断增长。

  其结果是,美元因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采取量化宽松而受到强烈的上行压力。与此同时,美元对发达国家中的大宗商品出口国的货币,如澳大利亚元和加拿大元,以及很多新兴市场的货币也在升值。此外,相对于经济和金融脆弱的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美元也在升值。这些新兴市场面临的问题包括财政和经常账户双赤字,通胀高企、增长放缓,内外债务高筑,政治不稳定等。

  随着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多国不断减息,美国的态度正在发生变化,并已经实际上参加了货币战。

  今年初,美国政策制定者仍没有过度担心美元升值,因为美国的增长前景强于欧洲和日本。在今年年初,市场预计,尽管美元走强,今年全年美国内需强劲,足以拉动GDP增长近3%。然而,现在情况看起来变了,美国官员对汇率的紧张情绪越来越明显。

  这种态度变化的最要原因是,美元升值速度快于任何人的预期。2015年第一季度的数据显示,强势美元对净出口、通胀、增长的影响比政策制定者建立的数据模型预测的更大、更快。此外,美国国内需求也未能实现强劲增长。

  鲁比尼认为,为防止美元继续升值,美国实际上已加入这场“货币战争”。美联储官员明确谈到,美元是影响净出口、通胀和增长的一个因素。美国官方不断加大对德国和欧元区的批评,认为欧元区不应为避免短期财政刺激和工资加快上涨而采取削弱欧元刺激内需的政策。

  美国政府一般的规律是,口头干预之后是政策行动,因为部分因强势美元造成的低增速和低通胀将促使美联储比市场预期更晚、更慢地退出零利率政策。

  鲁比尼认为,货币摩擦可能最终引发贸易摩擦,而货币战则将引起贸易战。

  鲁比尼认为,如果大多数政府实施内需驱动的增长,而非以邻为壑的出口措施,那么世界将更加美好。但是这要求它们减少对货币政策的依赖,而更多地采取适当的财政政策,例如加大投资高效益的基础设施。甚至增加工资,从而增加劳动力收入和消费的收入政策也是比货币贬值(贬值降低了实际工资水平)更好的增长动力。

作者:  编辑: 纪筱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