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21岁小伙连续上网14天晕倒街边 醒来首件事要开电脑

2015-05-04 09:17  来源:安徽商报

  昨日7:30许,合肥市包河大道葛大店农贸市场附近起点网吧门外,连上了14天网的小伙夏某体力不支,晕倒在14路公交站牌旁的早餐摊前。路人掏出他的手机叫来了其母亲和姐姐,辖区民警也赶了过来。在望湖派出所内,民警拨打了120。令人唏嘘的是,当夏某被抬上担架时,他神志不清地让医护人员帮他开电脑。

   [事件]谎称学车骗八百元四个通宵全部玩光

  21岁的庐江小伙夏某,大专毕业一年没工作,平日在庐江县城帮母亲料理小百货店生意。去年10月,夏某迷上网游《魔兽世界》,一发不可收,多次撇下百货店一人跑去网吧打游戏。 4月20日,夏某提出要去合肥学车,让母亲支持800元。夏女士觉得儿子开始专注正事,就给了钱。不过,儿子去合肥后的14天,就再无音讯。“夏某来肥14天,真去报名学车了吗?”昨日10时许,听到记者提问,在省城包河大道农贸市场附近经营网吧的王先生笑了,“他手里的800元学车费,在网吧4个通宵就花掉了。”

  白天练级晚上蹭网靠他人施舍撑十天

  昨日10时许,安徽商报记者来到起点网吧。值班员小张得到老板同意后,调取了夏某的上网记录。记者看到,4月20日至4月23日,夏某有在该网吧的上网记录。上网时间集中在每晚18时至次日凌晨4时。“他一连上了四个通宵,消费了800余元,除了一日三餐,钱多半花在购买游戏装备和香烟上。”该网吧网管小张说。

  在该网吧呆到第五天,夏某没钱上网了,除了白天睡觉,他吃饭时吃网友吃剩的东西。小张说,从4月24日至5月3日,10天间,身无分文的夏某趁熬夜通宵的网友睡着时,“蹭”网继续打网游,乐此不疲。“3日7时许,他告诉我头有些晕,已经一天没吃饭了,要出去要点饭。”该网吧保洁员王女士说,“夏某从我身边走过时,连站都站不稳,我搀住他,闻到了衣服上的馊臭味。”

  晕倒路边早餐摊前醒来就让人开电脑

  昨日7:30许,望湖派出所接到群众求助称,在包河大道葛大店14路公交站牌处,有一名年轻小伙晕倒在站牌附近的早餐摊前。该所民警迅速赶到现场,看到妈妈和姐姐在夏某身边焦急守候。 120急救人员赶来前,安徽商报记者赶到了派出所。夏某被送到派出所后,夏女士跪在地上,边哭边苦劝儿子别再上网,虽然晕倒的儿子听不见,却令在场人员动容。急救人员现场救治后,夏某眼睛睁开,表情痛苦。“你们别管我,给我开电脑,我要去上网。”跟夏母形成鲜明对比,刚醒过来的夏某说出的话,令人唏嘘。

   [走访]城中村黑网吧未成年人熬三通宵

  “五一”小长假期间,合肥市南七小朱岗、淝河路周谷堆、吴大郢等城中村等地,此前藏匿的部分黑网吧死灰复燃,一些未成年人连续三日通宵打游戏。昨日12时,记者在南七小朱岗城中村内的一家黑网吧看到,几名十五六岁的男孩正在网吧内打网游。一名网吧人员说,这些孩子就住周边,好不容易放个假,自然要放松一下。在周谷堆市场一些网吧,记者看到未成年人并不少,部分男孩利用小长假打网游,已经连续熬了两个或三个通宵。

   [说法]帮网瘾者寻找现实中的自我价值

  安徽省第二人民医院眼科主任秦永年说,连续多日面对电脑操作,除了腰部、颈部、心脏受损,最直接的是对眼睛带来的伤害。除了上网对身体带来的伤害,合肥市心理咨询师协会副会长林林从心理层面剖析网瘾问题。“虚拟世界具有仿真性,仿真显示生活,使人们在心理上获得满足感。”林林认为,夏某和一些未成年人的想法多半基于此。对于戒除网瘾,最重要的责任人是网瘾者的家人。家人应多跟网瘾者交流沟通,体现网瘾者在现实中的自我价值。

   [对话]

  

   “虚幻世界能找自信”

  5月3日,夏某被抬上救护车前,记者跟他有过短暂对话。

  记者:花着骗来的钱,一连上网14天,考虑过家人感受吗?

  夏某:没有。在老家(庐江)打不成,只想换个地方打。

  记者:你这么做,为的是什么?

  夏某:虚幻世界里,我能找到自信。

作者: 编辑:吴静秋